mle

饿

【超蝙】【授权续翻】虫洞的两端 (by Emanium)(6-7)

标题:Two Ends of a Wormhole

作者(原译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R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Friends to Lovers, Jealousy, Doppelganger

原文地址:AO3

前文翻译:(一)至(五)见随缘居

授权: 见图

简介:

布鲁斯成功地建立了一个维度旅行机,却不愿使用该技术。有一天,他发现另一个布鲁斯借用了他的机器作虫洞的出口,而克拉克已无可救药地迷恋上另一个宇宙的他。

 

作者附言:

“心血来潮把旧文翻译了。这文无他,就是八点档的劈腿三角恋,双老爷化成大婆和小三///战个你死我活、小记者老公手足无措的爱情故事。”

“亡羊补牢地提醒大家异世界老爷OOC很OOC非常OOC,接受不能者请绕道!”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早先摔在坑底之后自己要了续翻授权,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填上。警告见作者附言, 雷者请闪避


(六)

 

随后的几周稍纵即逝。

蝙蝠侠打击犯罪的力度前所未有。每个清晨,戈登局长都能在门廊前发现一排新鲜出炉的罪犯,被捆粽子一样五花大绑,从连环杀///手到肇事逃逸的司机应有尽有。这是GCPD的圣诞节,法外世界的地狱。

联盟多出了一条新规矩:不要联络蝙蝠侠,除非发生整个宇宙其他所有超级英雄都应付不了的全球性危机。

这样的例外显然并不像理所应当的那样罕见。尽管对请勿打扰的共识心知肚明,戴安娜还是发来了联盟通讯:“蝙蝠侠。卢瑟和小丑在大都会的中心商业区布下了一枚炸///弹。一半队友远在外星,我们急需人手。”

琼恩的心灵感应波在半秒钟后抵达。“我们对任何战术建议深表感激 ,蝙蝠侠。”

正当蝙蝠侠准备答应时,通讯系统被强制介入,链接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处理,公主。”借着短暂的停顿,蝙蝠侠才意识到正是他自己的声音在以不容置疑的权威发号施令。“把绿灯从大楼里撤出来。闪电,制造烟幕。戴安娜,你盯住卢瑟。热感应显示他在地下室。主引爆器在他的一个保镖身上。琼恩,搞清楚具体是哪个。超人和我会对付小丑。”

蝙蝠侠全神贯注地久久凝视着显示屏,看着联盟成员们各就各位。接着另一个蝙蝠侠穿着他自己那套蝙蝠装现身战场,迅速发起进攻。以蝙蝠侠的标准衡量,他的身体远非巅峰状态,但独自应付小丑还是绰绰有余。

布鲁斯脱去面罩,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战斗拉开序幕。作为唯一在蝙蝠洞中无所事事的人,他突然感觉极端格格不入。

几经波折,世界最佳搭档终于包围了小丑,拆除了他口袋中的第二个引爆器。蝙蝠侠把小丑摔进身后的金属容器。骨骼碎裂的声响清晰可闻,小丑吃痛地发出惨叫。转瞬之间,超人从那疯子的手中夺过引///爆器,大都会再次恢复了平静。

当超人和蝙蝠侠的追踪器在地图上越靠越近,几乎在屏幕上合二为一时,布鲁斯按下电源、关闭了显示。

背景音中整个联盟爆发出祝福的欢呼。可以想见,与他的替身相比,布鲁斯已经相形见绌。

*     *     * 

克拉克双眼紧闭,试图忽略那泄露天机的心跳声。他们身处瞭望塔上蝙蝠侠的私人隔间。他亲吻着布鲁斯,品尝着布鲁斯, 紧贴着坚实的胸膛,将那诱人的重量拉向自己。他攥住黑色的贴身内衣,接着手指蜿蜒向下罩在布鲁斯的鼠蹊部。他的前液早已浸透了薄薄的织物。布鲁斯呻///吟着,弓起身迎合他的触碰。他的手指用力抓着克拉克的脊背,甚至在坚不可摧的肌肤上留下了肉眼可见的红痕。

朝思暮想,得偿夙愿, 这本应是世上最美妙的体验。

但这感觉不对,完全不对。他感觉不忠,而且不洁。

“我爱你。”布鲁斯在他的颈侧呢喃。

我也爱你。克拉克在脑海中回答。但那样我们两个就都在撒谎了

他突然感觉非常不适。

“呃,我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他蹩脚地解释着,退开了。尽管瞭望塔上的每一丝空气经历的流程如出一辙——过滤和回收二氧化碳,适时补充液态氧——在新鲜程度上毫无分别。

布鲁斯皱起眉。“出什么事了?”

你的心跳。克拉克心想。你的心跳平稳如常。即使在床上,也像蜗牛爬行一样平缓。你并不想要这个,我也是一样

“我可能在今天的战斗中吸入了什么东西,感觉有点头晕。”他撒谎道。

布鲁斯并没有如他所料那样瞪着他。他眼神中有种无可奈何的理解。他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向门口示意。“请自便。”

“抱歉。”克拉克由衷地愧疚。他知道自己的处理并不得当,但他不顾一切地想要离开这个房间。身边的布鲁斯令他几近窒息。克拉克关上门,长叹一声。

“嗨,蓝大个儿。为什么拉着脸?”迪克手持一摞联盟文件朝他走来。“我正打算顺道让布鲁斯签字批准几项更新。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关赚到几个按摩式淋浴喷头什么的。”

“我觉得现在时机不对。”克拉克于心有愧地望向那扇门。

“哦,那好。我一会儿再来。”迪克攥着文件的手垂落在身侧。“说真的,你还好吗?我从没见你这么垂头丧气过。”

克拉克假装拉伸前臂肌肉。“真是漫长的一天。”

“但那战斗真棒。”迪克的笑容振奋人心。“给了大家足够的谈资。”

克拉克目瞪口呆地望向他。“什么谈资?”

“老生常谈,”迪克用大拇指点了点餐厅的方向,“关于你和那只顽固的老蝙蝠是如何在躲躲闪闪回避问题这么久之后终于痛下决心。这也是一种表示祝贺的方式嘛。”

克拉克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终尴尬地定格在二者之间。 “他们误会了。”他稍稍压低了嗓音,毕竟这里距离他刚刚落荒而逃的那个房间不过两英尺远。

“你是当我们有眼无珠吗?”迪克翻了个白眼。

“我们能换个地方坐下谈谈吗?”克拉克再次局促不安地向布鲁斯的房门投去一瞥。这次他开启了X视线。布鲁斯坐在床脚,心不在焉地抚摩着手指上的银环。

“只要你批准设备升级。”迪克在他面前晃了晃文件。

克拉克沮丧地垂下肩膀。“拜托了,我们换个地方谈。”他几乎是在恳求了。

“好的,好的。”迪克举起双手佯作认输。“按摩式喷头是没戏了。我明白了”


 

(七)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迪克的大脑似乎在以超级速度疯狂旋转。他指向通往隔间的走廊,“那个布鲁斯并不是……耶稣啊,你们真是搞砸了。”

“你没必要这么一针见血。”克拉克捏着鼻梁,狠狠眨眼,像是在试图驱散过去一个月来指数增长的疲惫。

“说实话,我简直对此无话可说。不过确凿无疑的是,你需要用超大号的菠萝敲打自己,来请求他的原谅——这样你大概只会收到蝙蝠镖,而非蝙蝠加农炮。” 

“等等,这个局面究竟怎么就成了我的责任?”

迪克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他,令克拉克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他的导师。“看看是谁被从双人大床上踹了下来。当然啦,全怪可怜的布鲁斯,他甚至还没被睡过呢。”

“话虽如此,但我们从没恋爱过。”他据理力争,“我们之间不存在性忠诚问题。”

“哦,拜托了,我们没在谈恋爱。”迪克兴味盎然地模仿着克拉克忿忿不平的语气,显然对揶揄他乐在其中。“为了你床上的那个位置,布鲁斯可以不顾一切。联盟里的每个人都看在眼里。”

克拉克摇摇头。这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他有那么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想要我……无论是出于性,还是爱……为什么他之前绝口不提?”

迪克翻了个白眼,仿佛这是世上最显而易见的事。“说实话,克拉克。布鲁斯什么时候坦白过他想要什么?上帝啊,他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直到某个不速之客把那从他手中夺走。”

克拉克把脸埋在手心,迟疑了片刻,决定相信迪克所言非虚。“这段慰问谈话就快变成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了。”

“好啦,蓝大个儿,这并不全是你的责任。”迪克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只不过我现在是在教育你嘛。我比较喜欢各个击破。”

“所以,按你的说法,布鲁斯需要用菠萝抽打自己吗?”

“不,”迪克斩钉截铁地摇头,“我会给他买一颗榴莲的。”

*     *     *  

蝙蝠侠疲惫地踱回蝙蝠洞。已经是凌晨四点,而他刚刚和夜翼进行了一场最令人筋疲力竭、最缺乏职业精神、最私人的谈话。在大约二十六次锲而不舍的恳求(“请和克拉克谈谈”)和无数遍惨遭驳回的提议(“我会帮你抓住那个邪恶的分身,布鲁斯”)之后,他的脖子已经因为摇头过多而僵硬了。终于,他得以回归平静而宝贵的独处时光。

但生活总有办法证明他大错特错。

“我知道我在这里不受欢迎。”

布鲁斯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在他的电脑前现身。他身着布鲁西的办公室三件套,灰色的阿玛尼西装在洞穴内无孔不入的黑暗中显得出奇耀眼。

布鲁斯·韦恩坐在他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转向他,一碟家庭自制的巧克力碎小甜饼随之映入蝙蝠侠的眼帘。

“多谢阿尔弗雷德的好意。”布鲁斯向碟子挥挥手。“即使一模一样的生理特征也瞒不过他的火眼金睛。明察秋毫,一如既往。”

蝙蝠侠警惕地瞪着他。“你确实不。但你还是只身前来,而且手无寸铁。”

“你已经失联好几个星期了。”布鲁斯径自说下去。“按照超人的说法。”

“是吗。”

“我不是来破坏你和他的关系的。”

“令人信服。”

布鲁斯稍稍歪过头,那神态近乎刺眼,和他绣花枕头式的伪装人格如出一辙。“我们能来上哪怕就一次中规中矩、文明开化的谈话吗。”

“我在听。”

布鲁斯耸耸肩。“这不是我造访的第一个平行宇宙。你有数量可观的前辈。那些蝙蝠侠运用新技术更加大刀阔斧,或者干脆被别人激活了设备。我对任何开放了跨维度旅行通道的世界来者不拒。”

“你对破坏时空连续性的潜在危险太过掉以轻心了。”

布鲁斯苦涩地微笑着。“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没有什么可输的了。”

“你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

“一场战斗。”布鲁斯又耸耸肩,故作轻松地回答。“几乎刀枪不入的外星生物所向披靡。加上起源类似的远古杀戮机器。听起来就像漫画里的剧情。”此刻他的目光越过了蝙蝠侠,一瞬间仿佛落入虚空。“至少我还有一枚戒指,证明在一切急转直下之前,我曾说过“我愿意”。”他轻声笑着,但喉咙干涩。“那真是好时光 。”

蝙蝠侠垂下目光,第一次注意到布鲁斯手指上的结婚戒指。这个死死抓住过去绝不松手的男人,血肉上紧紧镌刻着一枚简洁的银环。

“我很抱歉。”他终于开口,发自内心。眼前的这个布鲁斯·韦恩突然变得远比他料想到的一切可能更令人同情。

“这段对话我经历过很多次了。”布鲁斯几乎露出饶有兴味的神情,“每一次得到的反应都大同小异。”

“但这并没有令你感到丝毫轻松” 

“是的,完全没有。”布鲁斯承认。他深吸一口气。“我在做的事情算不上正当。他大概会生我的气。童子军们,他们的道德观要黑白分明得多 。”他再次下意识地抚摸着那枚戒指,那逝去之人留下的纪念。“你是对的,我不属于这里。真是讽刺。所到之处,我似乎总是在负责牵线搭桥。”

蝙蝠侠冷冷地回望他。“超人为你神魂颠倒。别因为你突如其来的存在危机就让他心碎。”

“截至目前,你是我遇到的分身中对真相最熟视无睹的。”布鲁斯疲倦地挑起眉毛。“克拉克在我身上找到的,是他在你那里求而不得的东西。在年复一年的否定和压抑之后,我为无可排解的渴望提供了一个出口。我是你的影子。充其量如此。”

超人的标志和紧随其后的通讯提示点亮了屏幕一角。图标闪烁了几次后,恢复了平日的黯淡无光。

布鲁斯在屏幕上调出一张地图,以蝙蝠侠式的驾轻就熟指出一个坐标。“你的机器,我重新激活了GPS。”

蝙蝠侠吞咽了一下 。“你要回去了。”

布鲁斯久久凝视着屏幕的那个角落,目光在艾尔家族的徽章上流连。终于他设法撕开了视线。“我别无选择。”

蝙蝠侠的沉默近乎鼓励。于是布鲁斯以满怀希望的语气说下去,“我会继续搜寻的,布鲁斯。在无数宇宙之中,总会有一个克拉克·肯特爱我胜过他的黑暗骑士。我会找到那个世界。”

蝙蝠侠的注视波澜不惊。“你的克拉克不会希望你被过去束缚在这样徒劳无功的寻找中。”

布鲁斯迟疑了片刻,最终只发出一声叹息。“当然,他不会。但是渴求的幻觉、亲昵的假象,徒有其表的互诉衷肠……都好过一无所有。我的世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因为曾经的光已经彻底熄灭。你不会理解的,因为你从未失去。而我……我希望你永远不必亲历。”

他站起身,神情若有所思,接着对蝙蝠侠露出微笑。“我不该这么大摇大摆地进来,但如果不辞而别,阿尔弗雷德会教训我的。”

“我会永久关闭维度旅行机。”蝙蝠侠严肃地警告道。

布鲁斯仰头大笑起来,迸发出响亮而粗粝的欢愉。“你最好说到做到。”他最后说道,眼中闪烁着惆怅。“不然我会回来夺走你没准备好拥有的东西。”

 

TBC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