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续翻】虫洞的两端 (by Emanium)(8-9,完结)

标题:Two Ends of a Wormhole

作者(原译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R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Friends to Lovers, Jealousy, Doppelganger

原文地址:AO3

前文翻译:(一)至(五)见随缘居, (六)至(七)见lof (防屏蔽,随缘备份)

授权: 见图

简介:

布鲁斯成功地建立了一个维度旅行机,却不愿使用该技术。有一天,他发现另一个布鲁斯借用了他的机器作虫洞的出口,而克拉克已无可救药地迷恋上另一个宇宙的他。


作者附言:

“心血来潮把旧文翻译了。这文无他,就是八点档的劈腿三角恋,双老爷化成大婆和小三///战个你死我活、小记者老公手足无措的爱情故事。”

“亡羊补牢地提醒大家异世界老爷OOC很OOC非常OOC,接受不能者请绕道!”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早先摔在坑底之后自己要了续翻授权,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填上。警告见作者附言, 雷者请闪避


(八)


应该有本指南来详细阐述夹在两个蝙蝠侠之间时该如何自处。尤其是当其中一个黏人、魅惑、直到一个月前还素昧平生,而另一个疏离、冷淡、是他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显然是他无望的暗恋对象的时候。

如果目前为止还无人下笔,克拉克大可以考虑揽下重任。有朝一日,人类文明或许会从中获益。

他在一整天的忙碌后筋疲力竭地回到家。窗帘旁的影子出乎意料地动起来。

“布鲁斯……晚上好。”克拉克勉强微笑着。他在逐渐对此习以为常……或者没有。其实没有。

“我买了中餐外卖。”布鲁斯向餐桌上高高的白盒子挥挥手,声音比往常略微冷冽一点。

糖醋里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克拉克咽下口水。“谢谢。”

“吧台上还有红酒。”

克拉克轻轻揉着前额,感到一阵头痛蓄势待发。最近他每隔两天都会迎来这样的夜晚。布鲁斯会在最出乎意料的时间和地点不请自来,然后把成千上万的思绪一气儿塞进他的脑子里 。而克拉克会忘记一个月前就打算出口的话,继续这样的逢场作戏。

毋庸置疑,这是令人愉快的戏码。一半是心醉神迷,一半是如坐针毡。

然而叫中餐外卖当晚餐还是头一遭。他心照不宣的床伴更喜欢带他去纸醉金迷的高档餐厅,送给他铺天盖地的昂贵礼物。

但这次布鲁斯没有催促他吐露绵绵的情话,也没有像他们之前的每一次会面中那样向他索求放肆的性爱。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腰杆笔直,呼吸轻柔,默不作声。难能可贵地,正侧耳倾听。

克拉克抓住了表明心迹的机会。

“有些事我本该在四周前这第一次发生时就告诉你。”他不自在地开口。

布鲁斯闷声不响。克拉克把这视为默许。

当听者近在眼前,挤出这段他在脑海中演练过成百上千次的剖白变得加倍艰难。布鲁斯的脸藏在阴影里,他完全有可能正面无表情。

“我无法如你所愿那样爱你。”克拉克努力说出了口。

他等待着某种形式的反驳,但沉默延续下去。布鲁斯甚至没有牵动一丝肌肉。

最终,布鲁斯安静地回答:“我知道。这不是什么新闻 。”

“不,”克拉克迅速争辩道,“这对我来说……是新的。我不久之前才恍然大悟。你可以指责我后知后觉,但我的确刚刚明白过来……为什么我无法全心全意地投入这段关系。我的心……另有所属。”

布鲁斯迟缓而颓唐地点点头。

“你曾是我想要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克拉克的话音归于一声叹息,“但我不了解你。从始至终我都不曾了解你。我不曾爱——”他猛地停下,为是否要赋予这措辞计划中的重量而左右为难。接着他无可奈何地微笑了。“平心而论,你也从未爱过我。”

布鲁斯喉头酝酿着的全部异议都随着克拉克欲言又止的坦白和不容抗辩的指责夭折了。他给了自己几秒钟重新适应这个世界,然后忽略视野中疯狂旋转的家具,把手指探进了腰带。

克拉克在那一瞬间支撑住自己,准备迎接绿光充满房间。但布鲁斯只是取出一个信封。纸张折成小小一叠,于是布鲁斯向反方向折去,抚平了压痕。他把它掷在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餐桌上。克拉克注视着那个空白的信封轻轻掉落在木制表面。

“我是来转达他的告别的。”

他的?克拉克脑海中如释重负的情绪戛然而止。一封告别信。来自布鲁斯。他认识的那一个。他一直以来想要的那一个。而他已经毁了一切,因他屈从于转瞬即逝的享乐,满足于两情相悦的假象

“无需多言,我们的时间也已经到头了。”布鲁斯从紧闭的牙关间挤出句子。“再见了,克拉克。”

克拉克盯着桌上的信封,生硬地点了点头。他不愿读它。他关闭了全部超级感官,良久才又抬起头来。

布鲁斯曾经站立的地方空得刺眼。帷幕缝隙间流泻着锋锐的月光。

*     *     * 

克拉克坐进椅子,把外卖盒拖到面前。食物闻起来十分美味,但他的五脏六腑已经绞作一团。最终他把它们塞进冰箱,转而打开了红酒。酒精对他的氪星生理毫无作用,但经过多年的耳濡目染,他也能靠着一点点自我催眠想象自己已是微醺了。

新奇的涩味从舌尖蔓延开来。克拉克更深地窝进舒适的椅子,慵懒地向信封伸出手去,揪着一个角把它拽到面前,终于拆开了它。

纸张整整齐齐地对折着。折痕旁细微的凹陷令他脑海中浮现出布鲁斯折起信纸的画面:修剪得当的指甲拂过折缝,以他特有的一丝不苟微微施力。纸质厚实,接近卡纸,隐约勾着金边。讽刺的是,这恰恰是克拉克想象中布鲁斯会用来印婚礼请柬的那种纸。

或是用于其他意义重大的场合。

比如再见永别。二十年的友谊化为乌有。噗。就这么简单。他又干了一杯。

那封信沉甸甸地伏在他的掌心。克拉克翻来覆去地掂着它,清楚地知道一旦展开这张纸,他的一生都将从此改变。

早在第一次迎接唇上那熟悉的触感时,他就该料到这个的。

在半个小时茫然的凝视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展开信纸。一整页上布满了布鲁斯挺拔的笔迹。

 

亲爱的克拉克:

我希望收到这封信时你一切安好。我为你免去了坦陈那段酝酿已久的拒绝的痛苦,也为自己免去了聆听的痛苦。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回到原本的归处。在这里,我的搜索仍将继续。也许终有一日,一切将尘埃落定——或许皆大欢喜,或许一败涂地。但在此之前,我仍会穿梭于各个宇宙,寻找可能的位置。你大可以说我已经病入膏肓,但我不过是和任何凡人一样孤独,只是诉诸于其他人类都承担不起的手段罢了。

我建议布鲁斯邀请你共进晚餐,但我怀疑他会点外卖。红酒是我的主意,以防你觉得晚饭难以下咽。你的布鲁斯基本上是个有暴力倾向的混球,所以假如他彻底铩羽而归,也完全在我意料之中。一小时内,你可以在26.358298, 127.78389[1] 这个坐标找到他。

祝你好运。

布鲁斯

 

克拉克猛地站起身来,用颤抖的双手攥住餐桌边缘。顷刻间那次会面的细节历历在目:布鲁斯非同寻常的沉默,他一言不发的接受;布鲁斯藏在阴影里的神态,他因克拉克的话而畏缩的样子。

我不曾爱过你。他几乎已经对那个证明这句话大错特错的布鲁斯脱口而出。平心而论,你也从未爱过我。

克拉克回忆起布鲁斯道别时无动于衷的语气。愤怒、懊恼和强烈的不安窜下他的脊梁。

从布鲁斯离开公寓算起,他只有十分钟多一点的时间了。他在地图上确认坐标,撕下克拉克·肯特的服饰,露出超人的制服,接着如极速子弹般飞出窗外。



(九)

 

克拉克在哥谭郊外一处天然岩洞的入口降落。四周架设了几台电脑,蝙蝠车掩藏在罩布之下。布鲁斯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选择性地把数据从硬盘上抹去。他身着蝙蝠装,手套掷在键盘边。三本护照摊在一旁,两张登机牌夹在当中。所用的假名各不相同,但布鲁斯经过伪装的脸无一例外地呈现其上。他没戴面罩,露出缺乏光照的皮肤和满含愠怒的双眼。

“要出门?”克拉克问道。在他通过外围的高级运动传感器之后,布鲁斯无疑已经察觉到他的造访。面对他的提问,那人几乎毫无反应。“假如你走了,哥谭怎么办呢?”

“迪克代管蝙蝠侠的披风绰绰有余。” 布鲁斯冷冷地回答,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他可远没有你这么令人生畏。”克拉克反唇相讥。这几乎是一整晚来他说出的最符合事实的话了,他暗想。“你要去哪里?要为你在刺客联盟的会员身份续费吗?”他向裹在行李中的武士刀投去一瞥。

“你话太多了。”布鲁斯嘟哝着。

“或许是因为你不肯听。”克拉克愤而回击。

“我听够了。”布鲁斯的话音正持续降温。“你已经把自己的立场表达得足够清楚了。”

“那是个误会。”

“当然了,既然你身在这里,而不是其他什么地方。”

克拉克强压怒火。他来是想吐露心声,而不是给他们的争吵火上浇油。“我还能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读邀请函。”布鲁斯冷笑道。

“那不是什么邀请函。”克拉克耐着性子再度反驳。“那正如你所说,是一封道别信。”

“显而易见。”布鲁斯哼了一声,明显不以为然,“居然没有告别吻?”

“他让我来找你。”

“几率渺茫。”

“我就是现成的证据。”克拉克毫不退缩。“托某人慷慨告知我这个坐标的福,我才能径直来到这里,而不用扫描天空寻找蝙蝠机。”

“多么贴心。”

“布鲁斯,”克拉克愤懑地攥住他的胳膊,赢得了一记阴沉的瞪视。“拜托听我说完。我以为你是他。”

这终于为他吸引到了布鲁斯的全部注意。他转过身,一瞬间以一个失去面罩的蝙蝠侠的最大努力保持着面无表情。紧接着他迷惑又烦躁地皱起眉头。“什么?

克拉克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我没料到你在对我视而不见整整一个月以后还会过来谈心。公寓里的晚餐惊喜通常是他的作风,而不是你的。”

布鲁斯的瞪视逼得他就此噤声。 “你以为我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的另一个布鲁斯·韦恩,代替我送去告别信。”

经布鲁斯这样一番复述,他不禁为自己的想当然脸红起来。“是的。”他磕磕绊绊地回答。

随之而来的是片刻的沉默。克拉克几乎可以看到带着全新的认知回顾早先种种时,布鲁斯脑海中拨云见日的场面。接着他再度眉头紧锁,喃喃自语,“你是个傻瓜。”

克拉克张嘴试图辩白,但布鲁斯不管不顾地说了下去。“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反应迟钝、最荒诞不经、最不可理喻的人。你处理七进制的氪星记数体系得心应手,却分辨不清我和另一个世界的布鲁斯·韦恩。我不相信你。”

克拉克同样怒气冲冲。“实话实说,你们看起来一模一样。”

“你有X视线,扫描一下他的器官就足够了。”布鲁斯反击,“连阿尔弗雷德都按待客之道用小甜饼招待他。”

“拜托,我当时心事重重,我早就反复演练过了。”

“然后表演给了完全错误的人。”

“没人会一进门就开始扫描客人的内部器官。那简直变态。”克拉克心烦意乱地抱怨,“我知道现在想来那蠢透了,但我说过的话都是发自内心。”

“哪一部分?”

克拉克闭上了嘴,拒绝宣之于口。“你才叫不可理喻呢,对不对?”

“哪一部分?”布鲁斯干巴巴地坚持着。

“我说我不能和他相爱,因为我的心另有所属那部分。”看到布鲁斯不为所动的表情,克拉克长叹一声。“你。我爱的是你。高兴了?”

“深感荣幸。”

克拉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毫无疑问是我的表白史上得到过的最糟反应——”

他的抱怨被制服上猛的一拽和用力到几乎足以令他踉跄的一拉打断了。接着他的嘴唇覆上了布鲁斯温暖而柔软的唇瓣。布鲁斯不知飨足地品尝着他舌尖的酒精气息,仿佛这个吻是一场品酒大赛。

“你是个傻瓜,但我想你还不至于无可救药。”布鲁斯退开了,表情有那么一丁点像个自鸣得意的混蛋。

“你本可以一开始就这么做的。”克拉克嘟囔着。

“如果我有那么宽宏大量,可就不像蝙蝠侠了。”布鲁斯走向洞穴另一侧,掀开蝙蝠车上的遮盖,急不可耐地瞪着克拉克“上车。”

“我们要去哪儿?”克拉克一头雾水地回望他。以防万一,他决定事先讲明,“我可不会陪你去爬长白山。”

“何等浪漫,”布鲁斯讽刺道。“回大宅。我累坏了,想好好睡一觉。”布鲁斯占据驾驶座,发动了引擎。 “欢迎你加入我。”

克拉克踌躇着关上车门。“你这前后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我真不确定我理解对了。”

布鲁斯不耐烦地扯住他的制服,再一次吻了他,这一次更努力地强调了他的需求。

布鲁斯的口腔火热而饥渴。尽管姿势尴尬,他还是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克拉克身上。克拉克脑海中那有节奏的律动急剧加速,有如擂鼓。他们狼狈地结束了这个吻,少年人般气喘吁吁,两个人的制服下都十分不适地硬了起来。

“这样,证据确凿了吗?”布鲁斯戴上面罩,踩下油门。车子自岩洞扬长而去,其他所有设备都被忘在了脑后。

途中短暂的沉寂间,克拉克再次倾听。布鲁斯加速的心跳声在他耳畔回响。而克拉克自己的心脏因渴望和期待狂跳不止,应和着那有力的节拍。

这是他和另一个布鲁斯不曾共有的感受。

“我明白过来有一阵子了。”半晌,布鲁斯不情不愿地坦白,像是被迫承认什么弱点。不过话说回来,感情上的敏感当然永远会被这个控制大师视为弱点。“我八卦女王般的儿子和喋喋不休的分身已经就此给我上过好几堂课了。”

“告诉我‘一阵子’是多久。”

“半个月。”布鲁斯哼道。

克拉克笑了。他望向窗外哥谭的天际线。正是在这座城市,他第一次遇见了这个身着动物主题制服的疯子。“二十年。”

愕然的沉默降临在车厢另一侧 。克拉克沉浸在思绪中,自顾自地轻笑出声。 “我知道有二十年了。”他偷偷瞄向布鲁斯。他看上去既沮丧又恼火,甚至有一丝可爱的羞赧,妥帖地藏在面罩之后。“看上去另一个布鲁斯的到来缩短了我的等候时间。”

布鲁斯咕哝着,拒不流露任何感激之情。“你说另一个布鲁斯曾是你想要的一切。”

“曾经。”克拉克紧张地搓着双手,继而显得若有所思。“但之后我意识到……拥有同样的DNA并不意味着拥有同样的经历、记忆、人格、爱好、或是言行举止。而这些才是令你独一无二的东西。”

“呃。”

“他至多不过是你的克隆。尽管他本身是个杰出的人,”克拉克迅速地澄清,“但和你永远都无从比较。你们就像卡尔-艾尔和康-艾尔一样大相径庭。我希望你不会认为自己会因为康纳的殷勤就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

布鲁斯几不可闻地嘟哝了什么。

“你看,现在你懂了。”克拉克笑道。“我的感觉正是如此。这下你会记住了。”

布鲁斯在白色目镜后面翻了个白眼,但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个微笑。

他胸中漫溢开来的温暖,述说着得偿所愿的满足,与牢不可破的承诺。

 

END


注[1]: 26.358298°N,127.78389°E。实际上这个经纬度位于冲绳岛。在谷歌地图中输入这组坐标,会定位至一个名为BATMAN的地标。点击显示详细信息,分类是Historical Landmark,营业时间24小时。再点击卫星图片并放大,会看到这栋建筑屋顶上画了一个巨型蝙蝠侠logo(见图)。虽然和文中的地理位置并不对应,不过算个彩蛋?


(架吵了,车刹了,狗血撒完了——虽然背景里藏着另外半个我觉得不会有好结局的宇宙,但这个世界HE啦。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