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Kryptomycota (by flirtygaybrit)(Ch.2B)

标题:Kryptomycota

作者:flirtygaybrit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Mature

原文地址:AO3

授权:见图 


附言:

写在前面:截至BvS结尾,遵循官方电影设定,但和SS/JL基本无关……主要是因为成文于后续电影细节流出之前。

简而言之:克拉克归来有几个月了,联盟尚未成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麻烦要处理。

 

译者的话: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有私设。大概是个有点怪的文。

前文:I. Incubation II. Prodromal(A)

 

Stage II: Prodromal (Part B)

  

布鲁斯花了整整三天,在互联网上权限可及的每一个角落寻寻觅觅。他尽可能收集整理了所有关于寄生虫的资料,甚至还出于好奇,在若干个加密数据库里私下搜索了一切和红氪石稍有关联的信息,成果仍不尽如人意。正当他忙于就寄生症状致信韦恩生物技术研究所的负责人,克拉克的问候从楼梯顶端传来,“这次我试着坐了电梯。你都没有配音乐吗?”

“既然一直以来只有两个人在用,我不需要音乐,”布鲁斯回答。他扭头看着克拉克走到他身后,一如既往兴致勃勃地注视着显示屏。“阿福放你进来的?”

“嗯,他正在楼上摆弄戴安娜带来的古董 。有进展吗?”

布鲁斯靠上椅背,方便克拉克走近查看侧面的屏幕。“如你所见。它从未影响过现存的人类,因此很难诊断。”他慢慢盖上钢笔,摆回桌上。“你呢?感觉如何?”

克拉克耸耸肩,接着直起腰,双手插进口袋。“我觉得还好。没有恶化。除此之外我也说不好。”他审视布鲁斯片刻。“你有想法。怎么?”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我在考虑……我希望再检查一次氪石。既然我们还不清楚它会不会加剧伤害,我不想把你暴露在辐射下,但……”

“那么佐德将军呢?你能拿到他的……那东西的DNA样本吗?或者其他你需要的资料?”

布鲁斯摇摇头。“政府把那东西锁起来了。我要入侵势必冒着暴露的风险。他们大概不会错过逮捕我的良机。你也一样。”

“实际上,我不觉得他们有那么如临大敌,”克拉克指出。布鲁斯转向他。“抱歉,但说实话我觉得这是好事。你该庆幸整个世界没有时刻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

“自作多情总是难免的。”布鲁斯回答,克拉克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回到你的提议。如果你弄不到佐德的标本,或许我可以……我不知道你需要什么,你想要……某种活检?组织切片?”

“任何你在不受伤的前提下能够提供的东西,”布鲁斯回答。他迟疑片刻,斟酌词句,随后决定孤注一掷。“我想最容易提取和化验的是某种液体。包含足够可供试验的活细胞,但对你自身没有风险。”

“某种液体,”克拉克重复道,“像是——血样?”

“血液是完美的样本。”布鲁斯迅速接口。他感到自己的血压骤然下降了。“如果你不介意。”

“我不介意。”

“很好。因为我已经打算动手了。”克拉克不甚确定地露出微笑,布鲁斯的表情随之柔和下来。

布鲁斯尽量轻手轻脚,克拉克竭力试图放松,然而面对坚不可摧的血管,布鲁斯最终仍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用一小块利如针尖的氪石碎片刺破了克拉克的皮肤。他装满两支小试管,随后尽可能快地把氪石移出室外。几分钟的煎熬后,伤口愈合如初,这次检查彻底无迹可寻。颤抖也没有持续太久,虽然克拉克的呼吸稍后才恢复如常。

布鲁斯咬住舌尖。他最初还打算调侃一下氪石针头,但现在他确定这绝不有趣。

“休息一下,”半晌布鲁斯说,起身收了试管,“如果感觉异样,或者症状加剧,就告诉我。”

“当然,”克拉克回答。以防万一,附近摆着清洁桶,但布鲁斯清理现场时,克拉克只是安静端坐,在手机上浏览着文章,直到布鲁斯宣布,“其实你可以走了,我已经拿到我需要的了。”

克拉克犹豫着点点头,“好的。只是……在我离开之前。那种红光……还在吗?”

布鲁斯退到座椅后,“开手电照一下?”

克拉克依言划亮了灯,向着布鲁斯平举出去。他的双眼不再像此前那样发光,这一次瞳孔收缩成小圆点,随着光线照入闪烁着微红。

“你能看到,对吗?”

“或许没有大碍,”布鲁斯回答,把手机递还给克拉克,“谁知道呢,也可能一向如此,其他人只是碍于礼貌不便指出罢了。”

克拉克轻声笑了,滑下椅子,“嗯,或许你是对的。”布鲁斯后撤一步让出空间。克拉克向门口走去,接着停下脚步,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微笑“我只是想知道。早先你没打算要求抽血,对不对?”

“我打算的。”

“你本来没想要血,”克拉克说。他看起来正期待着迎来反唇相讥。布鲁斯清了清喉咙,交抱双臂倚在桌边,着意保持面不改色,任由调查记者自行洞悉真相。

“我的计划没那么侵略性。”他承认。

克拉克咧嘴笑了,向门口退了一步,似乎因布鲁斯的答案心满意足。至少这番折磨之后,他并非一无所获。“你知道,如果你真的想,我还是可以……”

布鲁斯扬起眉毛。他从不认为克拉克特别保守,但没曾想——

“我是说,如果你先请我喝一杯的话,”克拉克笑着补充。紧接着布鲁斯情不自禁地纵声大笑。


*          *          *


布鲁斯再次醒来时,头发和枕头一片汗湿,床单黏着皮肤,卧室里闷热异常。 这回他甚至没有费神辗转反侧, 干脆利落地把寝具踢下床,穿过宅子直奔温控系统。但愿只是电路缺陷。假如正是高温导致故障,可未免太讽刺了。

把温度调到基准值下近二十五度后,布鲁斯爬回床上。他选中干燥的那侧床垫,把枕头翻过了面,凝视着湖水,直至沉入梦乡。


*          *          *


“哇,这儿可真凉。”克拉克刚刚踏进正门就不禁感叹。书桌旁的布鲁斯裹得严严实实,埋头大口吞着麦片,只以模糊的嘟哝作答。冷气早在夜里就成了十足的煎熬,但为了惩罚自己,他仍然开着空调。

“我猜是系统故障,”他最终解释道。“我今天会请人来修。”克拉克赞许地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布鲁斯注视着他打量厅内的陈设,随后问:“你呢?依旧怒火中烧?”

克拉克显得忧心忡忡,“哦,并不。大概吧,我想没有。”

布鲁斯若有所思地嚼着早餐,接着向走廊的方向点了点头。“你想下去做个检查吗?确认一切正常。 ”

“没事,不必了。我不想麻烦你。”

“没关系。今天是星期六。”布鲁斯说,仿佛这就足以将那一千零一项亟待完成的任务一笔勾销。他靠上椅背,循着克拉克的目光望向湖面。“假如你不是来麻烦我的,这难道是一次社交访问吗?”

克拉克惊愕地看向他。“我猜是的?我恰好在附近,只想来顺路串个门,但愿你没在忙。”他瞥向布鲁斯桌上的文件,报表和哥谭时报叠在一起。突然间布鲁斯几乎希望头版上能有那么一点振奋人心的消息,至少足以证明这座城市并非总在“尸体曝光:所罗门·韦恩法院[1] 外发现人体残骸”和“深水阴霾:卡曼角[2]原油泄漏”的夹缝中挣扎。

“我有些杂事要处理,但这几个钟头里不必拘束。”布鲁斯回答。比起享受不速之客的陪伴,他对邀人回家更加驾轻就熟,但他不认为留克拉克共度一个下午有什么不妥。此外,布鲁斯完全不必担心暴露机密。时至今日,他的秘密在克拉克面前已经所剩无几了。

克拉克沉吟片刻。以他此刻环顾四周的眼神,布鲁斯怀疑他根本无需额外挽留。

“好啊,”他回答,“为什么不呢。”


*          *          *


布鲁斯上楼时,克拉克正在露台上晒太阳。他穿着短裤,戴着廉价墨镜,在躺椅上舒展四肢。布鲁斯试着放轻脚步,但悄悄接近克拉克实在是不可能的任务。

“打算游个泳吗?”他问。克拉克仰起头,镜片后的眉毛扬的老高。有时布鲁斯不禁好奇,是否真有人曾令克拉克大吃一惊,抑或是他自己练就了这套反应模式。以克拉克的感官之敏锐,就算他会不时彻底屏蔽外界——忽略所有风吹草动,隐去一切轻声细语——布鲁斯也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天知道他是否如此。

“刚刚试过。湖水不错,你在这里游过吗?”

“偶尔吧。” 布鲁斯脱下夹克,跌进克拉克身边的躺椅,把鞋子踢落在木栅栏下。他瞥见克拉克伸了个懒腰,看起来全然放松。“仍然没有不适?”

“嗯。实际上我感觉挺不错,有一阵子没这么舒坦过了。我猜太阳帮了大忙。”克拉克略歪过头,交叠双腿。“顺便一提,我动过你的温度设置了,一整天这样的低温会冻死你的。”

布鲁斯笑出了声,“对于呼出冰晶的先生来说,有点太冷了?”

“算是吧。”克拉克回答。

布鲁斯打量了他片刻,随后继续眺望湖面。

“或许午饭之后,我们可以再给你测一次体温,看看情况是否有变?”

事实上,布鲁斯开始怀疑这仅仅是某种诡异的一次性健康警报,像是氪星版本的二十四小时流感。排除氪星人生理上原有的特殊之处,布鲁斯的情报未能指向任何能够引发类似症状的已知生物。仅凭他的一知半解,克拉克体温的急剧升高完全可能是对某种无害昆虫的常规免疫反应。

克拉克嘟哝着表示赞同,接着自顾自地笑道。“你不需要更多样本了,对吧?”

布鲁斯一本正经地咳嗽一声。“现在晴空万里,飞回堪萨斯是个不错的主意。”克拉克又一次忍俊不禁。


*          *          *


他们在布鲁斯的厨房里用餐,一面客气地谈起大都会帝王[3]糟糕的赛季开局,一面注视着微风拂过窗外层叠的枝叶,随后一道下到蝙蝠洞。

克拉克的体温稳定在99.3度 [4]。布鲁斯久久凝视着那橙红交织的静止图谱,直到克拉克清了清喉咙:“你试过把我的血暴露在氪石下了吗?”

那块矿石正妥帖地躺在保管箱里。坚实的地窖巧妙地藏进洞壁的凹陷,隐没在布鲁斯鲜少涉足的暗道深处。谨慎起见,布鲁斯在开箱之前要求克拉克退出安全距离——于是克拉克离地几米,悬浮在玻璃罩外俯视着布鲁斯打开了盒子。

“哈,”布鲁斯举起那氪石,克拉克飞近了几英尺。“瞧瞧这个。”

“你确定这是……”

“正是你交给我的那块氪石。”布鲁斯证实道,但纵是他也感到难以置信。之前氪石闪着耀眼的猩红,即使在明亮的灯光下也显出不容忽视的外星特质,而现在它完全黯淡无光,似乎连质地都变了样:边缘仍旧参差,但粗糙的表面取代了光滑润泽的切口,仿佛这只是从洞中挖出的一块寻常石头。“你发现的时候它就是这样?”

“不。那时它闪闪发光,和我交给你时一模一样。你确实没用它做过实验?”

“假如我做过,那只能是在梦里。”布鲁斯回答。他在掌心缓缓捻着那石头,随后把它放在放大镜下。仔细观察后,他注意到闪闪发光的小片晶体,像是细碎的砂砾反射着阳光。和最初的光彩夺目相比,这几乎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景象了。

玻璃那头,克拉克依旧凑得很近。“或许它要接近我的细胞才能启动?”

布鲁斯扫了一眼石头。绿色的那种无须这样的激活条件就能亮得引人注目,但既然他们都没有氪星元素周期表,继续测试总没坏处。


*          *          *


“我真弄不明白,”布鲁斯愤而从桌边站起身来。一旁的克拉克交抱双臂,但此刻布鲁斯确信他就算把那鬼石头攥在手里也仍会毫发无伤。玻片上涂着一滴克拉克的血,直接暴露在“红氪石”面前,然而即使在显微镜下,血液涂片也没有显示出任何除缺乏细胞多样性以外的反常之处。这倒是引起了布鲁斯的注意,他继而观测起另一份未曾接触氪石的涂片,有了更加有趣的发现。

“所以这意味着?”克拉克也观察着血样,但他承认,除了高中生物知识外,他对血液组成所知有限,更不要说氪星人的血液成分了。

布鲁斯转过椅子,面向屏幕。 “在正常的血液样本中,有若干种不同的细胞。”

“红细胞,白细胞,以及血浆?”

“正是。正常的血液涂片类似这样。”布鲁斯点开一张图片,又并排放出一段活细胞的视频。“那些是红细胞,而这些……”

这次他打开另一张图片,聚焦在表面粗糙的细胞上, 对照克拉克的血样投影。“白细胞,免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负责抗击感染。但在这些样本中——”

“这是经过氪石辐射的那份?”

“是的,而那是——” 他指向旁边几乎别无二致的图像。“那是未经辐射的。都没有白细胞。没有丝毫类似白细胞的痕迹。”他拨转了椅子,抬眼盯住克拉克。“你的免疫系统被袭击了。”

克拉克眨了眨眼,布鲁斯几乎能看到他脑海中的齿轮旋转。克拉克极其聪明,但他们都不是科学家。靠着与生化研究所中的骨干的多年交道,布鲁斯算是习得了一点皮毛。“所以……你认为某种东西击溃了我的免疫系统,而后……某种寄生虫乘虚而入?”

“这点我还不确定,”布鲁斯回答。他缓缓转过身,注视着显示屏上循环播放的视频。“如果你的免疫系统只是被削弱,或许体内还有残存的势力能予以还击。所以那一系列症状,高烧……可能是寄生虫,也可能是你的身体正竭力阻挡感染。而如果你的免疫系统已经完全瘫痪,感染不会面对任何有效抵抗。无论入侵的是什么,或许早该致你于死地了。”

克拉克咬住嘴唇。“所以……你认为我已经胜利了?不管对手是什么?”

布鲁斯缓慢地点头。“经过那样一场高烧,我衷心希望你已经胜利了。”克拉克迟疑地微笑,似乎拿不准面对毫无免疫力的可能,他是否被允许放声大笑。片刻之后布鲁斯转向电脑,他怀疑是氪石损伤了克拉克的免疫系统,但现在老问题横在眼前:没有对照组样本,很难判定原因。“我们会再核查一次样本,看结果是否一致。再做些测试,寻找下一步的方向。你觉得还能再坚持一会儿吗?”

克拉克拉过一把椅子,凑近了些,直到布鲁斯能够嗅到他身上的湖水气息。“我想可以。我晚上没有安排。”

“现在你有了。”[5]


*          *          *


晚饭的气氛要愉快得多,尽管他们真正离开蝙蝠洞时天色已晚。布鲁斯猜想克拉克在发现他居然有一副烤肉架时吃了一惊,对于他烤鸡肉的精妙手艺更加印象深刻。此刻他们无论如何也该开瓶红酒以示庆祝,幸而他确信两个人因为一瓶酒双双醉倒的几率微乎其微。对克拉克免疫系统现状的疑问阴云般笼罩着他们,即使在大快朵颐期间也挥之不去,好在克拉克看上去很高兴能搁置讨论几个小时。

布鲁斯觉得自己从没见过克拉克这样频繁地微笑。夕阳洒落在远方的湖面,为他们镀上一层金边,很难相信他曾把对方视为威胁。


*          *          *


“我确实没法说服你再多留一个小时了吗?”布鲁斯问。他倚着廊柱,注视着克拉克在车道上踱来踱去,夜行动物的低鸣令人莫名安心 。“星星就快升起来了。这里远离城市,又背靠湖面……”

克拉克笑起来,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接着抬头望向夜空。“记得吗,我是个堪萨斯男孩。绵延数英里,唯有旷野和星河。现在那儿还没入夜,但比起这里……”

布鲁斯也抬起头来,头顶已有几点亮光在闪烁。夏天的夜晚短暂而闷热,明亮的月光常常迫使他袒露出宁愿隐藏的部分,但布鲁斯仍旧喜爱这一切。“你说得对。你母亲会为你向着基础医学学位更进一步而惊叹的。”

克拉克耸耸肩,微微仰着头,缓缓走近一步,接着又一步。“或许吧。我并没有把最近的一切和盘托出,我身体的状况,我们的试验……我想她察觉了异常,但我不想让她担心。她要操心的够多了。”

布鲁斯应和着,但他确信玛莎已经有充分的理由为儿子担忧。易地而处,他大概会做出和克拉克相同的选择。他在阿尔弗雷德面前尝试过无数次。然而和绝大多数父母一样,老人有着识破谎言的神秘天赋,这之后洞悉真相往往也就顺理成章。“那么……做你该做的。”

克拉克转过身,运动鞋踏过碎石路面,他犹疑的脚步仍然兜着三英尺宽的圈子。“我会的。”他又踱起来。布鲁斯几乎要指出,克拉克一再谈起需要回家,却似乎并不急于离开,但他咽下了疑问。他循着圈子靠近布鲁斯,对上他的视线,布鲁斯淡淡一笑表示理解。

“她还没睡,正等你回家。现在动身还来得及。”

克拉克坚定地点点头,随后停在布鲁斯面前。他回转的轨迹戛然而止。 “嗯,我该走了。我只是……谢谢你。为所有这一切。

布鲁斯直起身子,不明所以。他没料到克拉克会感谢他。为晚饭,也许,但为了其他,就大可不必。这是朋友该做的。“你听起来真的在告别,”他柔声打趣道,“你要出远门吗?”

“什么?不,不,我哪儿也没想去。我只是……我只想谢谢你帮助我。”克拉克迅速回答。布鲁斯并不怀疑。当然了,他固执己见,向来如此。“认真的,谢谢你。”

布鲁斯想要夸口说是自己迈出了第一步,而事实上他确定是克拉克抢了先。克拉克亲吻他的时候,布鲁斯一声不响;他的呼吸仍带着红酒的甜香,但布鲁斯很清楚,克拉克并没有微醺的托词。克拉克没有立刻撤开,于是布鲁斯追逐那气息,轻轻吮着他的嘴唇,直到克拉克叹着气,用指尖抚着他的下颌,懒洋洋地舔舐他的口腔。布鲁斯抵着他的胸膛,在衬衫的衣料中弯曲手指,把他拉得更近。

仿佛转瞬之间,克拉克后退一步,布鲁斯感到心脏在胸中狂跳,比夜色下的蟋蟀更加聒噪。漫长的几秒钟里,他们只是无声对视,终于克拉克圈住布鲁斯的手指,轻轻捏了一下,挣了出来。

“你真该来看看堪萨斯的星星,”克拉克已经升到半空。布鲁斯颤抖着长出一口气,半晌才点了头,紧接着克拉克消失不见。

 

TBC

 

译注:

[1] Soloman WayneCourthouse. 的确是以布鲁斯的祖先命名(阿卡姆系列游戏)。

[2] Cape Carmine. 哥谭东南方的海角(依旧,阿卡姆系列游戏)。

[3] MetropolisMonarchs. 大都会的一支棒球队。

[4] 99.3 华氏度,约等于37.4摄氏度。

[5] 关于这一整段,乃至整个设定:我知道常规官设里克拉克的超级大脑学生物知识极其高效,布鲁斯也有生物方面的学位,但是目前为止的电影里似乎没有多谈,原文也偏向“两人对此都比较陌生”的处理方式。我自己完全是外行,有翻错的地方请指正,我会尽量修改。但如果有设定上确实有不尽科学的地方,就……请包涵。

 

拖太久了。感谢所有喜欢和等待。抱歉一段时间内可能还是龟速渣翻,但不会坑的。


评论(1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