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礼物 (by Evilpixie)

标题:The Gift

作者:Evilpixie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Pre-Slash

原文地址:AO3  

授权:见图

 

简介:布鲁斯送给克拉克一份礼物。


(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正文:

 

克拉克迎着光举起那枚显微切片,打量里面微型的生物化石。那是个单细胞生物,体内纠缠着成块粗短原始的DNA。没有胳膊,没有腿,没有眼睛。

“布鲁斯?”

坐在对面的人手捧咖啡杯,眼神专注:“生日快乐,克拉克。”

“谢谢你。我……呃……”他又看了看显微切片,皱起眉,“这是什么?”

布鲁斯开始没有回答,接着……“哈尔六个月前从外部扇区带回一颗陨石 。”

“我记得。”他怎么可能忘记呢?哈尔把它当做纪念品带回来,布鲁斯夺走了它然后隔离检疫了两个月。当哈尔终于取回它,那石头已经被擦伤、烤焦、甚至锯成了两半。好像哈尔还需要多一个和布鲁斯吵架的理由似的。“那和这有什么关系?”

“它在那颗陨石里。”

“它……哦。”克拉克再次看着那早已死去的生灵。相当典型的生物体,碳为基础,似乎畏光。和他能在地球池塘里找到的小动物没什么区别。但再一次地,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他自己就是个外星人,表面看起来也和桌子对面的人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布鲁斯为什么送他这个?因为他是个外星人?

他觉得因为他是个外星人,他就会对另一个外星生物感兴趣?

“谢谢你,”他又说了一遍,更生硬了,“我……嗯。谢谢你。”

“那颗陨石来自外部空间274扇区,”布鲁斯说,仍然盯着他的咖啡,“OA星再向外,朝着宇宙深处。”

“哦。好的。”

“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是的,我……谢谢你,”克拉克说,谈话不知怎的就这样结束了。他们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相对无言,直到克拉克宣布他必须回去工作了,离开布鲁斯去付账。他在余下的一整天里没有完成任何工作。他对着电脑给脸书时间线上的生日祝福点赞,之后是路易丝的“我欠你一次无偿校订”卡片,吉米的一盘甜甜圈,和他回家时佩里在背上有力的一拍。

他并不是介意那份礼物。真的不是。布鲁斯可能给了他一件他以为他会感兴趣的东西。他甚至可能在和他分享兴趣。毕竟,显然这已死的生物吸引了布鲁斯的注意。否则他怎么会收集它并保存六个月?布鲁斯只是在分享兴趣。

 但是,尽管如此,一部分的他还是感到失望。为他不愿深究的原因而失望。所以他没有。他把那显微切片和外星化石推进书房的抽屉,试图把它忘了。

那几乎奏效了。

他和布鲁斯继续每周四共进午餐,也仍然比其他正义联盟成员更频繁地一起行动。但是,在一切如常的表象下,克拉克知道有些东西改变了。他们之间像有堵无形的墙,起初很薄,然而逐渐加厚。一堵他自己筑起的墙,使得他们有过的亲密谈话——其间他把从不和任何人谈起的事情告诉布鲁斯——停止了。

不是因为布鲁斯在他的生日送错了礼物。真的不是。只是……他以为布鲁斯会更了解他的。他以为布鲁斯不止把他当做一个外星移民。但他错了。他们是朋友,但他想象中他们正在发展的紧密纽带子虚乌有。

那挺好。

他能接受这个。

他能。

“我收养了一个男孩,”布鲁斯在一次周四午餐时说。

克拉克确定自己听错了:“抱歉。什么?”

“一个男孩”,布鲁斯重复道,“我收养了一个男孩。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是我的被监护人, 在政府找到更合适的地方来安置他之前,我是他的养父。他叫理查德·格雷森。他在马戏团长大。他父母被谋杀了。他九岁。”

 克拉克不确定要怎么处理这些信息。这一切看起来太超现实了。布鲁斯没有孩子。布鲁斯不想要孩子。他想吗?只是没有告诉他?“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蝙蝠侠……”

“他知道,”布鲁斯告诉他,“他没用多久就发现了。我信任他。”

“你信任他?哇,我……等等。等一下。他没用多久?你收养他多久了?”

布鲁斯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一个月。”

“我……”克拉克瞠目结舌。

这就像是礼物事件重演。事情本身无伤大雅,只是说明他们之间的隔阂比他以为的更深。但是,不同于礼物那次,这一次布鲁斯似乎有所察觉。他知道这个消息会伤害克拉克。伤到他内心可悲的一小部分,因为布鲁斯是他最好的朋友,而他未必是布鲁斯的。

或许布鲁斯是在为过去几周的疏远而惩罚他。或许布鲁斯忽略了告知他生活中突然的剧变,因为克拉克并不那么重要。或许……

“他很想见见你,”布鲁斯说。

“嗯?”

“那孩子。他是个铁杆粉丝。”

“哦。好的。我可以的。”

他不能。他以为他可以,但他不能。他找了个借口——飞机失事,大楼倒塌,他忘了具体是什么——没有出现。布鲁斯没再问起。

事已至此。他不能继续假装他和布鲁斯是最好的朋友了。不是在他让布鲁斯的孩子空等一场的时候。不是在他内心一个丑陋的角落希望那男孩可以很快得到另一个家庭,从而让一切回到正轨的时候。不是在他意识到布鲁斯曾经试图通过邀他做客修补他们之间的裂痕,他却将它撕开的时候。

他找借口做了一个月的深空任务,返回之后没有试图联系另一个人。周四午餐停止了,共同作战减少了。很快他们完全不再合作,而原因昭然若揭。

布鲁斯有了新搭档。

 蝙蝠侠和罗宾。

那男孩,看起来,安家落户了。这是件好事。确实是的。即使隔着陌生的距离,克拉克也注意到布鲁斯变得更开心了。他更常微笑,对哈尔比往常宽容,甚至同意在一次特别激烈的战斗中被击昏之后去了一趟医疗翼。

他很快乐。比克拉克见过的任何时候都快乐。

 克拉克强迫自己满足于这个认知,试图不为置身事外感到苦涩。毕竟,他没什么可苦涩的。他们的友谊褪色成黯淡的同事关系是他的责任。他曾经不满足于仅仅做布鲁斯的朋友。他想做布鲁斯最好的朋友。他想要……更多。

可能比他曾意识到想从布鲁斯那儿得到的的更多。

第二天他邀了路易丝去约会。

他们去看了一场关于养羊人或者别的什么的独立电影,路易丝设法在狭小的手袋里塞进了一整瓶红酒。那很愉快。他们大部分时间傻笑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豪饮红酒。那就像是回到了高中时光,尽管他在高中时从没做过这个。拉娜约过他,但他从没有足够的勇气。

 他在她的门廊上吻了她,一切令人激动又愉快。激动和愉快在他们的每一次约会,每一个微笑,每一段性爱中延续着,直到一天他躺在床上,意识到这就是一切了。激动。愉快。再无其他。在他意识到这点之后他感到自己竖起了另一堵无形的墙,而就像布鲁斯一样,路易丝察觉了他们的日益疏远。没有戏剧性的争吵,没有对枕头独自啜泣的长夜。只是……

“你想下班后去喝一杯吗,小镇男孩?”

“不,我……不。我得先写完这个”

“哦,好的。你需要校订吗?”

“我能搞定。谢谢。”

当他和布鲁斯之间开始气氛尴尬的时候他离开了这个星球。对路易丝他选择了同样的做法。他离开了星球日报的总部,开始出外勤,去别的什么地方——其他任何地方。纽约空前的LGBT平权运动,中心城市政厅的重建,神奇女侠的联合国演讲……直到这个计划绝妙地回火了,阴差阳错,他要去采访哥谭的韦恩慈善基金会。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男孩——理查德·格雷森——闪亮的,蓝眼睛,已然十分迷人。那也是他,他意识到,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见到布鲁斯。布鲁斯还是对他笑了。一个浮夸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既荒唐可笑又荒谬地迷人。布鲁斯·韦恩,亿万富翁,花花公子,为您效劳。

 “肯特先生,”他说,“好久不见。您还没见过我的养子,迪克。*”

克拉克眨眨眼,“你刚刚叫我什——?”

那男孩神情严肃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迪克。”

“你是……”,理查德。是了,“很高兴认识你,年轻人。”他握住了他的手。

“我的荣幸,”迪克回答。他试图像个成年人那样讲话。严肃。但他的眼中闪烁着不加掩饰的崇拜,“真的,我知道你很忙。我真高兴你能来。”

他知道。他知道他是超人。

卡拉克看着布鲁斯:“这是我的工作。”

“我很高兴工作对你如此重要,”布鲁斯说,“能使你从大都会不辞辛苦来到我家。我知道你并不经常有此闲暇。”

“嘿,这并不是……”

“我想我该心怀感激。否则我根本不会见到你。”

“布鲁斯,那不是……”

“尽管如此,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没有时间做采访。我要趁他们聚在一间客厅里的好机会把我的男孩介绍给哥谭社交界。我会让我的接待员发给你一份正式声明。”

“我还是更想……”

“我期待读到你的文章。”

“我也是,”迪克说,要诚挚的多,“我在线订阅了星球日报。”

“那是……”

“晚安。肯特先生。”

布鲁斯握住迪克的手,把他拖走了。一瞬间克拉克感到莫名地渺小又恶心,像是被卷进了无形的湍流。不再躲躲闪闪。不再渐行渐远。不再缓慢褪色,因为在这一片欢声笑语衣香鬓影之间,他们刚刚第一次吵了架。

他们作为蝙蝠侠和超人吵过许多次。他们就从建造计划中的瞭望台的最佳材料到午饭吃什么的一切话题争论不休。他们甚至,众所周知地,在初次见面之后不久就大打出手。但都不像这样。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吵架。

而这让他愤怒。

布鲁斯有什么权利?是的,他们是朋友,但那不意味着他必须每时每刻和他在一起。当然,他或许不该避开和他的孩子见面,但布鲁斯所知的一切是克拉克真的正忙着接住坠落的飞机。他怎么能为此责怪他?另外,这一切始于布鲁斯觉得在他的生日送一只死去的外星生物是个好主意。

 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那礼物。不是的。真的不是……但是说真的,他到底天杀的在想什么?是的他是个外星人但不仅如此。即使那是个外星生物也和他毫无关系。耶稣啊那是个单细胞生物。一个来自一块外部空间的陨石,和氪星远隔几百万光年的单细胞生物。那他妈的还能有什么意思,除了提醒他他的生日其实不是生日,只是他坠落到地球的日子以外?

布鲁斯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却一个月不告诉他,用那套关于拒绝来访的消极攻击胡说八道来羞辱他。但是他自己也并没对这段友谊做出什么贡献。

克拉克僵硬地站着,在一群社会名流中间毫不起眼。他低下头发着抖攥紧了笔记本。他呆在那儿,在四段拙劣的讲话,一轮“慷慨大方”的主人——他注意到他没有回应媒体——提供的饮料,甚至一场即兴的卡拉OK之中,感到可悲又无力。他一有机会就逃离了这难以忍受的聚会,而布鲁斯那大错特错的笑容还从房间那头对着他。

他之前从没有以克拉克·肯特的装束飞过。

但他现在这么做了。

他飞回了大都会的家,从抽屉底层摸出那死去的外星生物,把它塞进了一个信封。他没把它寄到韦恩大宅。他用了他知道布鲁斯真正用来收信的邮箱。他寄了出去,一了百了。他和布鲁斯的友谊结束了。

他那晚彻夜未眠。

下一晚也没有。

再下一晚也没有。

再下一晚,布鲁斯打来了电话。

四个字。

来。在。

他在克拉克有机会回答前挂断了。

克拉克考虑过不去。但他还是赴约了。或许他需要某种终结。或许他需要对着布鲁斯怒吼再让布鲁斯吼回来。或许他们需要这么戏剧性决定性的来一场他才能安然入睡。

他并不假装还有什么和好的可能。不会,在听到布鲁斯电话里的声音之后。他知道布鲁斯不是召他来互致歉意或者请求重新开始。他知道无论如何,他们结束了。

他到达的时候布鲁斯独自在书房里,坐在他的书桌后。克拉克的信封在他面前摊开。那个显微切片已经碎了,散落在整个桌上和布鲁斯的膝上。他纹丝不动。

“克拉克。”

“你想要什么”

“找到它。”

“什么?”

“那个微生物,”布鲁斯已然在咆哮了,“你把它放进一个没有保护的信封。切片碎了。那个微生物现在在我桌上或者我身上的什么地方,找到它。”

克拉克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找你死去的外星宠物?”

咬牙切齿地,“我靠自己找不到它。”

“你简直不可理喻。”他转身要走。

“只这一件,”布鲁斯嘶声说,“你只为我做这一件事,我再也不会烦你了。我不会再要求你见迪克。我不会……”

 “你认为这是因为迪克?”

“我不知道,”布鲁斯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决定阻止……我们。我不……我知道的只是……只是……”他低下头,“它或许对你无关紧要,克拉克,但对我很重要。请你。找到它。之后你可以走了。”

克拉克盯着他。之后他一言不发地走近,开始在玻璃碎片中寻找。如同大海捞针。那微生物散落在许多同类之间。所有那些自然栖息在这世界上的生灵,许多根本无法凭肉眼区分,除却它们还活着或刚死去,而它已成化石的事实。

多次检查过布鲁斯的书桌和信封内侧之后,他转向了他本人。布鲁斯僵直地坐着,似乎唯恐一点动作就会意外压坏那小小的外星生物。他并没大错。破碎的切片在他的膝盖上洒下细碎的玻璃碴,一小部分落进了他两腿之间的缝隙。

克拉克就是在那儿发现那生物的。

微小。原始。

破碎。一小部分在保护壳碎裂的时候被划过了。布鲁斯下次把切片放在显微镜下的时候会看到这损伤。克拉克试着不去想象那景象。试着不去内疚。

他挑了书桌上最大的两片玻璃碎片,倾过身,小心地拈起那小东西。确认拿稳之后他把它压进两块碎片之间,放在布鲁斯手里。

“谢谢你。”

“不用谢。”

布鲁斯一动不动。克拉克也是,跪在布鲁斯面前。

 “是因为迪克?”布鲁斯问,“还是因为我?”

 “不,那是……”克拉克垂下视线。不再愤怒。不再沮丧。只是难过。“是因为我。我以为我们比实际上更亲近。我以为……我以为我们比实际上更进一步。”

布鲁斯审视着他。

“我不想面对我爱——喜欢你超过你喜欢我的事实。”

“你为什么会那么想?”

他没有回答。

 “因为我没有告诉你迪克的事?”

“是……和其他的事。”

“迪克来的突然,”布鲁斯说,“我手足无措。我不知道他会留一晚,一周,还是……”他看向一旁,“我现在觉得他会留下来,但我仍不确定。或许马戏团会要求抚养权。或许某个远房亲戚会出现在我门前。或许政府会裁定我是个不合适的监护人。”他的凝视慢慢转回克拉克身上,“我不想告诉你他的事,然后任他被带走。”

克拉克低下头。感到惭愧。“我理解。”

“是吗?”

“我……我想是的。” 

“那么你就会理解我从来没想……把你推开。疏远你。”

那个词。疏远。让人感觉像个局外人。外星人。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的手,和仍躺在他掌心的玻璃碎片。那礼物。那外星生物。

布鲁西注意到他凝视的方向,苦笑起来:“或许我应该把它还给哈尔。”

“他把那块陨石当脚凳。”

布鲁斯显得痛苦:“我知道。” 

“为什么?”克拉克低声说,“为什么它对你如此重要?”

 布鲁斯和他视线相接,然后低下看着那生灵。“它让我感觉接近你。我以为……我以为它也会让你感觉接近我”

“为什么?”

又一次。更长的停顿。

“布鲁斯。只因为……只因为我是个外星人……”

“它是我们的共同祖先。”

克拉克眨眨眼:“布鲁斯……不是的……它……我来自氪星,而它……”

“我知道它并不是那一个一分为二的孢子,但正是这个物种……”

 “布鲁斯。”克拉克握住他的手,“哈尔在外部扇区找到它。它不是……”

“外部274扇区。OA星再向外。这意味着这块陨石在将近十亿年前经过2813扇区,在大约六亿年前经过2814扇区。”

克拉克想着这个。然后……哦……哦上帝啊……

“我们知道生命不是起源于地球,”布鲁斯继续着,“生命的产生需要感情光谱中的巨大能量。这样的能量不会存在于远离OA星的地方。这意味着我们起源于更接近已知宇宙中心的地方……当我们的起源星球分崩离析,裹挟在岩石中的生命碎片被抛进了宇宙。一块正像是哈尔发现的这样的陨石降落在地球。那给地球带来了生命。一只正像是它的生物第一次栖息在地球。”

“布鲁斯……”

 “同样的事发生在氪星。或许甚至是同一块陨石。氪星在OA星和地球之间。或许同一块石头的一部分开裂坠落在氪星,而另一部分继续飞行了四亿年抵达了地球。”

“但那意味着……”

“这解释了为什么这部分已知宇宙的众多物种看起来如此相似。这个细胞DNA的某处包含人类的蓝图。而人类和氪星人,在所有邻近系统的生物中最难区分……是因为我们的石头分开得比其他更晚。”

 布鲁斯始终没从他手中的碎玻璃那儿抬起头来。

“在跨星系的尺度上……这让我们成了表亲。”

克拉克不知该说什么。即使他知道,他也不确定能否说的出来。他的喉咙发紧,舌头沉坠。

他们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克拉克单膝跪在布鲁斯脚边,布鲁斯看着他手里的玻璃。之后,不置一词,克拉克站起来离开了。

他回家,冲澡,坐在沙发上茫然盯着电视。他不确定自己感觉如何……但那很痛。在他内心深处某个奇怪的不幸的角落痛着。

他早该知道的。布鲁斯什么时候曾不经深思熟虑就做任何事?他什么时候会不以他荒唐可笑的严苛标准分析状况评估局势就行动?他什么时候让他失望过?

当布鲁斯送他礼物的时候,布鲁斯问他是否理解……他说是。为什么他一定要说是?布鲁斯不会因为他说不理解而看轻他。布鲁斯会像今晚这样解释然后……这一切都都不会发生了。他会知道布鲁斯在乎。那生物是不是他们的共同祖先甚至都无足轻重。重要的只是布鲁斯在乎。重要的只是……

它让我感觉接近你。

“操,”他哑声说,“你这天杀的笨蛋。你……”

他毁了那礼物。布鲁斯会发现的。他或许已经发现了。他在轻率地试图退还它的时候毁了它。退还它因为他以为它意味着布鲁斯漠不关心,而事实恰恰相反。

“你这天杀的笨蛋。”

他必须挽回这个。他必须在为时已晚之前挽回这个。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回到了韦恩大宅。站在那个现在正忙着穿上盔甲为夜巡做准备的人面前。他停下手上的事,警惕地看着克拉克。

他一言不发。

“我很抱歉,”克拉克说,“我不是故意……”

“你想要什么,克拉克?”他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很……好像他预计克拉克会告诉他什么他不愿听到的事。

“我——我只是想……想说……我们周四都有空对吧?”

布鲁斯审视着他:“周四?”

“午饭?老地方?我……知道我近来很忙但是……嗯,我现在周四又有空了。”

那人久久地、沉静地看着他。有那么可怕的一瞬,克拉克以为他会忽略他。或者更糟,告诉他这是个坏主意。那么…… “好。”

“好?”

“好。”布鲁斯又说了一遍。

“好的我会……我们回头见。”

“回见。”

“回见,”克拉克笨拙地重复着,开始飘走了,“嗯我……我们到时候见。我会……”

“克拉克。”

他停下了,“我在?”

“周六可以的。如果你想见见迪克。”

 “周六?”

“是。”

“我会来的,”他保证,而且这次他对自己无声的发誓,这绝不会是谎言。

“我们到时候见。”布鲁斯说。

“回见。”克拉克重复着,离开了

那晚他辗转难眠,不过是为着和从前截然不同的原因。因为他情不自禁地面露微笑。

 

END



评论(26)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