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休息 (by mitzvah)

标题:Rest

作者:mitzvah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T

附加标签:Friendship/Love,Depression,Mental Health Issues,Religion,spirituality,Jewish Character,Ethics,Philosophy,Hurt/Comfort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黑暗广阔的宇宙延伸出的浩瀚虚空下,小小的蓝色星球缓慢地旋转着。蝙蝠侠独自站在他的私人隔间里,注视着天体的运行。

几小时……又几小时。

 

附言:给Starlightify: 

在Starlightify的启发下,我让所有的角色带上了鲜明的犹太特质,并受到心理问题的困扰。这是个把我自己的文化和灵性融入到写作中的好机会。感谢starlightify的所有作品,以及对修复世界[1]的投入。

我承认,这个故事可能不对你的胃口,但我仍想把它送给你,因为如果没有你的作品,我想我写不出这样的故事。我希望更接近这样的风格。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作者特别强调了犹太文化和宗教背景,而我自己对此了解有限,难免错漏,欢迎捉虫。

 

正文:

 

他再也听不到那个声音了。

正义联盟有二百七十三位成员,十四位天赋异禀的男女在哥谭的街道上巡逻。

而他再也听不到苦难。

他不再在每个清晨醒来时,对在他不得不睡觉时逝去的生命满怀愧疚。他从肩头卸下了阿特拉斯[2]的重担。世界是宁静的。超人类足够快、足够强,能完成十倍、二十倍于过去的蝙蝠侠的工作。

世界是宁静的。

他的任务是管理,抑或建议。他是名誉领袖。一个官员,而非士兵。

在黑暗广阔的宇宙延伸出的浩瀚虚空下,小小的蓝色星球缓慢地旋转着。蝙蝠侠独自站在他的私人隔间里,注视着天体的运行。

几小时……又几小时。

电子设备的嗡鸣。光裸的手指下瞭望塔地板的触感。金属表面的粗糙和大腿紧贴腹部的热度 。当他想象着被吸进宇宙的虚空时,胸口的紧绷。

难免要怀疑,如果没有愧疚的重负驱策他的肉体,布鲁斯·韦恩是否早已屈服于百无聊赖的倦怠。

通过自救与自虐,当然。通过自毁与自杀,或许。每个受困于情感的人类注定要面对这些苦难:孤独、废弃、疲倦。

而现在……寂静。

房门轻声滑开又紧闭。一个身影飘进房间,在坐定的布鲁斯身边降落到地板上,然后蜷身加入了他,柔声说:“嗨。”

“你不该在这儿。”布鲁斯轻声说。他专注地凝视着遥远的繁星,仅以余光望向他的同伴,但那足够了。“不是时候。人们需要你。”

带着忧伤的笑容,卡尔说:“如果我甚至没有时间陪伴我爱的人们,很难说生活还有继续的价值。”

“嗯……”布鲁斯回答。宇宙继续着极其缓慢的移动。与地球重合的镜像里,卡尔的眼睛闪烁着。

“你又忘记吃饭了,”卡尔说,“餐厅的记录显示你今天一次都没露面。”

“我有干粮。”

超人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有。”他放任了这个谎言。

在谈话间片刻的宁静中,布鲁斯再次听到瞭望塔机械的噪音,尽管那已经融入了背景。提及食物只让他恶心。

距离阿尔弗雷德去世已经很久。距离他的继任者上次坚持家族团聚的闹剧已经很久。距离……

“提姆说他担心你,”卡尔低语着,“而你知道如果提姆开口了,其他人一定已经提心吊胆好几个月了。”

又或许这一切只发生在布鲁斯的脑海中。于事无补,孤独的重量从四面八方倾轧过来,如同浓雾的帷幕,无色,狡猾,浸透了空气,充斥着他每分每秒的呼吸。

“我可以碰你吗?”卡尔问。

布鲁斯没有回答,用他没戴手套的双手遮住面庞,闭上眼睛,在短短的一瞬,阻隔了浩瀚的宇宙和亘古的星光。他缓慢地呼气,试图从肺里挤出尽可能多的雾气——但收效甚微。卡尔的手掌停在他的肩上,温和而坚定地把布鲁斯拉近了。

布鲁斯任由他的膝盖落下,任凭引力把他拉进半神的怀抱,在他脸颊的皮肤触到外星织物的纹理时,无意识地呜咽了一声。

面罩被从他头顶剥下,手指轻柔地梳过乱发。

“我感觉,”他低声说,“不像我自己了。”然而这稀松平常。多年以来,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哪些部分是依旧熟悉的 。

卡尔轻哼,嘴唇心不在焉地落在布鲁斯的额头上。“你最近看起来不大对劲。”

在消散的浓雾中,在肺叶的空虚中,升起一个念头。那想法只能存在于此情此景——和卡尔-艾尔紧紧相拥,凝视着远方地球的转动。

…vayish'bot bayomhash'vi'i mikol m'la'kh'to asher asah[3].”布鲁斯低声念诵。

然后在第七天……”卡尔回答,“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个?”

“他为什么休息呢……?”他挪开一点,跪坐起来,以便直视卡尔。房间依旧昏暗,卡尔皮肤的苍白在环抱地球的微光中柔和下来。“那看起来太武断了,特别是考虑到……假如他在第七天继续工作,你觉得他能根除世上的邪恶吗?或是苦难?”

“布鲁斯……”

责任重大,卡尔,但他却休息了!他为什么休息呢……?”他噤声了,揉着眼睛,试图保持视野的清晰 。

卡尔微笑了,那种他一直与布鲁斯分享的,亲密而悲伤的笑容。“我猜拉比大概会这样回答。”

“洗耳恭听。”

“他休息……”卡尔说,“因为他累了。”

有一瞬间,布鲁斯对他皱起眉头。然后他重新望向窗外,眺望地平线上火星的闪光,和散落的其他行星。“听起来不负责任。”他最终说。

“这就要和上面那位[4]讨论了。” 卡尔说。他再次伸手触碰布鲁斯,手指勾勒他肩部的线条。肢体接触,他存在的明证,或是安抚的象征。“我们也可以休息的。”

“我们不能。”他反驳。

“我能。”

“人们会死。”

“是的,他们会的。布鲁斯——”布鲁斯试图挣脱,但卡尔紧握他的肩膀,这禁锢令他心率飙升,呼吸急促,而雾气渐浓。“我们不是神。”卡尔说。

“我知道。”

“我们救不了所有人。”

“我知道。”

“休息是可以允许的——”

“世界在燃烧,克拉克!”蝙蝠侠挣脱了束缚,转身面对他,即使声音发颤,也依然裹挟着正义与震怖。“人们在受苦,而你认为我可以对他们无动于衷,只因为……因为我累了?因为我——我难过?因为比起听到又一个人痛苦的尖叫,我更愿意沉溺于温暖和友谊——你认为我有权利来——来——”

换作其他任何人,都已经扑上前来拥抱他,抱紧他,阻止他迷失在痛苦中了。但这是卡尔,他尊重他。他倾听布鲁斯要说的全部,耐心地等着他叹息,平复,然后再次为了视线的清晰揉着眼睛。

当他们转入地球暗面,房内的灯光开始相应调亮,光芒笼上天花板,仿佛反射着人类造物在夜晚熠熠的光辉。

寂静中,卡尔问:“你觉得那就是你所受的感召吗?”

布鲁斯吞咽着,他的呼吸迟滞了。他问:“什么?”

“这是你的目标吗,布鲁斯?这是你存在于此的理由吗?不断地工作、工作,直到过劳而死——那是你的使命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你永不停歇吗?”

那是他再也听不到的声音。

布鲁斯闭上眼睛“曾经有。我曾经听到过,而现在……孩子们足以胜任,下一代……”

“你再也听不到了。”卡尔温和地代他说完。

布鲁斯叹气。“或许我只能听到我想听到的。”他抬眼与卡尔对视,“但这个问题……和你想来跟我谈的那个没有关系。”

“怎么会?”

“你来是因为你担心我的……”布鲁斯移开视线,盯着地板,继续道,“我承认我感觉不适,我的挣扎绝不只是简单的……存在危机。我感觉不像我自己了。我想要重新拥有……感受,无论退休是否迫在眉睫。”

“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或许你可以多和汤普金斯医生谈谈。”

“我会的。”

现在是克拉克在看着他。微笑透着顽皮,眼神满溢情感,既然问题已经解决,既然布鲁斯似乎在放眼未来。克拉克总是这样……他接替了卡尔,就在一切回归正轨的那一刻。友谊。爱。

克拉克张开双臂:“你介意……再放纵 一会儿吗?”

布鲁斯看着他,沉吟片刻,做了个鬼脸。“我不该,”他说,“你还有人要拯救。”

“有趣,”克拉克咧嘴笑了,“因为我非常确定没有值班人员召唤我,所以我猜其他人应付得来。”

“监控的准确程度有限——”

“布鲁斯,”克拉克说,“拜托了。放松一下。就一小会儿。”

一等布鲁斯嘟哝着“好吧”,克拉克就一把捞起他(而上帝保佑,克拉克从不不经允许就碰触他),现在他们躺在床上,蜷缩在一起,注视着星球的运转。温暖,而且温柔。布鲁斯感觉到克拉克的呼吸拂过他的颈侧。

“我明天会给莱斯利打电话,”布鲁斯呢喃着,任由眼睛渐渐合拢,脸颊擦过枕套,“但现在,我可能要睡一会儿。你不必留下。”

纯洁的吻落在他的肩膀。“我会的。”

布鲁斯闭上眼睛,沉入梦乡。

 

END

 

译注:

[1] tikkun olam, 修复世界。犹太教中的一个概念。犹太教正统派解释为克服偶像崇拜的愿景,其他教派解释为修身和行善的愿望。现代理解为犹太教徒不仅对个人的道德、灵性和物质幸福负有责任,也对全社会的福祉负责。当代的拉比多解释为“将神圣的品质传遍世界”。(来自维基)本文的赠予对象Starlightify有一个寓意上相关的多cp系列repairing the world,感兴趣的话不妨一读。

[2] Atlas, 阿特拉斯。希腊神话中被罚永远支撑苍天的提坦。

[3] 希伯来文(英文对应: and he rested on the seventh day from all hiswork that he had done) , 然后在第七天他停止所有工作专心休息。这是犹太教安息日(Shabbat, 每周一天的休息日,自星期五日落到星期六日落)晚餐前祷文祁福式(kiddush)中的一句。

[4] the man upstairs, 指上帝。



评论(14)

热度(148)

  1. cccelianchanm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