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01)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1]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 f- 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慢更,不会坑。第一回翻中/长篇捉襟见肘,如果有gn愿意帮忙beta这篇请私信我,感激不尽。

 

第一章  

 

自那次袭击起,每当克拉克造访韦恩大宅,都能看到那生灵栖息在喷泉顶端。阴云蔽日,漆黑的鸟儿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眼中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清明。

这是死亡的征兆。

那对聪敏的黑眼珠里含着某种真挚,使克拉克打消了赶走它的念头。他径直推门走进了空荡荡的宅邸。乌鸦骇人的目光追随着他,直到大门关闭。

布鲁斯归来后,大宅就空了。可以理解,克拉克想,布鲁斯不记得任何人。不记得阿尔弗雷德,不记得迪克,不记得他的其他弟子。他大概把所有人拒之门外,要么就是他们一致决定给他一点空间。

遇袭之后布鲁斯饱受失忆的折磨。幸运的是,他的大脑依然强健、聪颖而机警。但尽管他保留着成为超级英雄所需的全部资质,一切却四分五裂。如今的布鲁斯有能力成为他注定扮演的任何角色:精明的商人,老练的投资者,或是脾气古怪的社会名流。然而他对一场童年的枪杀一无所知。他没有动机成为哥谭的守护者。他完全忘记了父母,更对他们的缺席不闻不问。

克拉克来到蝙蝠洞,不像往常那样光明正大地踏入,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含铅的入口推开一条缝,向退休的蒙面义警投去一瞥。

男人正手持两个汽车引擎部件。头顶的护目镜下是他异常憔悴的面孔。他拉下护目镜,举起无线热风枪。白炽的火花在面颊数寸之内迸溅,照亮了他日渐突出的颧骨。

突然间他把热风枪掷在桌上,把护目镜猛扯下来。“你想要什么?”他一脸烦躁,灼热的视线似乎要烧穿含铅的墙壁,“这是两周内的第七次了。”

“我以为共进午餐是个不错的主意。”克拉克推开门。至少他还没被蝙蝠标直中面门。“既然阿尔弗雷德不在,我给你带了三明治。”

“我不认识什么阿尔弗雷德。”

“是的,我知道这是因为——”

“而且我也不认识你。”布鲁斯的目光在克拉克身上短暂停留,打量着他的面部轮廓,“我当然不会想和一个陌生人共进午餐。我就快因为你私闯民宅的行为报警了。”

布鲁斯提到报警的事实再次正中痛处。不管布鲁斯曾多么信任戈登局长,他可从没有依赖过GCPD。

“我昨天解释过,我是克拉克·肯特。”克拉克尝试着,但布鲁斯的眼中没有丝毫豁然开朗的迹象。

妨碍一切康复进程的核心问题在于,布鲁斯的大脑无法保留记忆。克拉克试图和布鲁斯共筑新的回忆。他每天都重申他们的关系,但布鲁斯的大脑很快就遗忘了这些信息。几个小时之内,所有的建树消失殆尽。

即使克拉克不厌其详地复述他的回忆,布鲁斯也不能真正理解。那是对于他脑海中子虚乌有的事物虚无缥缈的描述。他无处回忆,无从感知,无法共情。那完全是苍白无力的空中楼阁。

布鲁斯从不以耐心著称,也从不热爱倾听。

“出去。”布鲁斯没有用所有格。没有“我的房子”或“我的洞穴”。他的一切措辞都不再带有“我的”含义。特别是克拉克再不会听到“我的城市”。布鲁斯对哥谭不再抱有高于一处栖身之所的亲密情感。蝙蝠侠,在多年的锲而不舍之后, 终于荡然无存。

我该为你开心吗——曾经纠缠着你、定义了你的过往,如今已经烟消云散?

“布鲁斯——”克拉克恳求道,举起他的篮子。

“你怎么敢用那个名字叫我。”布鲁斯严厉地瞪着他。“你不认识我。别装作你认识我。”

克拉克咬住嘴唇,克制着不去反驳布鲁斯让他心如刀割的话语。我太认识你了,布斯。我你的了解足以让我求婚,而你对我的了解足以让你答应。但在第一天克拉克解释一切而布鲁斯嗤之以鼻之后,他痛苦地认识到,再怎样费尽口舌,布鲁斯也只会不为所动。

布鲁斯现在离群索居,独处一个属于他记忆中人和事的世界。而克拉克不在其中。

“我认识……曾经的你。”克拉克转而说,试图用令人信服却非言之凿凿的语气。他听起来像是被绳索勒住了喉咙,但至少意思到了。“你可以吃点三明治。我……我不会再烦你了。”

那是谎言。但日复一日中克拉克已不再感到愧疚。反正布鲁斯不会记得。

他把篮子放在一块相对整洁的桌面上,确信那在布鲁斯的工作区域之外。但愿这不会令布鲁斯暴跳如雷地把三明治扫到地上。

布鲁斯警惕的目光追随着他。最终他轻蔑地摆了摆手。“出去,别再回来。”

灵光一现,克拉克任由瞬间涌起的希望席卷了周身。“你怎么知道我过去两周里来过七次?”

布鲁斯对他眯起眼睛:“我做了记录,跟踪狂。”

“那么我们的对话呢?我们谈过。”克拉克满怀希望地指出,声音因期待而颤抖。

谈过。”布鲁斯不屑一顾,“对,我记下了你开口和结束的时刻。我认为内容不重要。”

认为你的去不重要。我的一切都无关。克拉克感到心在滴血,一小部分像破裂的餐具一样分崩离析,玻璃坠地的粉碎声刺穿耳膜。那些文件,那些信息,那些照片……你必须知道的一切,你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在那儿,在你庞大的计算机数据库里。你只需要去查

而你主卧的床挂着一精心装裱的大幅照片。你绝对会立刻注意到——假如你稍加留心,假如你认为你有任何微茫的意 克拉克从布鲁斯的桌边缩回手,以免在金属表面留下深陷的指痕。照片里,我们挽着手,你穿黑我穿白,我们互许灵魂直至永恒。那是我能给的全部解释。

但布鲁斯无疑从未抬头看过照片,也从未尝试建立关联。布鲁斯没有动机。他没有理由去改变现在这荒诞不经——但从许多角度而言,空洞无物——的生活。这是死路一条。

克拉克强迫自己露出微笑,重复宽慰的谎言:“我不会再回来了,我保证。”他的指节因攥拳而发白,目光在布鲁斯皮肤病态的苍白上流连,带着担忧注视他深陷的眼窝和嶙峋的轮廓。“拜托你吃点东西。”

他在布鲁斯继续焊接时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一辆时髦的跑车停在远处。当蝙蝠侠不再投身拯救世界,他确实能造出棒呆了的车子。

“我不会回来。”克拉克重复着,然后转身离开了他最爱的人。

他全心全意地发誓,绝不说到做到。

 

TBC

 

译注:

[1] 标题来自爱伦·坡的诗《乌鸦》(The Raven)


评论(1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