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04)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第四章 记忆


“感觉如何?”克拉克担忧地注视着皱起的眉心和攥紧的双拳。

这出乎意料。提取过程诚然痛苦,但他没想到记忆植入同样令人目不忍视。吞下胶囊之后,布鲁斯的四肢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克拉克伸出手去,却被布鲁斯用力挥开。

“……头疼。”布鲁斯艰难地说,声音颤抖而破碎。

“我们从地板上起来,好吗?找个更舒服的地方……”克拉克环顾四周,一切都落满尘埃,或是罩着白布。他从未如此感激阿尔弗雷德的兢兢业业。他单手把布鲁斯架到沙发上。布鲁斯重重地陷进去,双眼紧闭,扶住前额。

“我没事。”面对克拉克的焦虑,布鲁斯再次喃喃道。克拉克显然不以为然,他只得继续解释,“只是很……激烈。”

“像是什么东西未经允许就塞进了你的喉咙?”

“差不多吧。”布鲁斯倚着靠背,“这真是我很久以来听到的最不得体的描述之一。”

“我说出来之前觉得还挺贴切的。” 克拉克承认,脸上微微发热。“你不合时宜的幽默感真是火上浇油。”

“……我需要水。”布鲁斯揉着喉咙嘶声说,“这药片的残余正烧着我的嗓子。

“马上回来。”克拉克一离开布鲁斯的视线就用超级速度冲向厨房。盛满水杯时,他再次看到那只乌鸦立在窗棂上凝视他。直到水流漫过手掌,他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他腼腆地对乌鸦笑笑,后者似乎是翻了个白眼,接着飞走了。

布鲁斯的坐姿与三十秒前截然不同。他身体前倾,十指交握,若有所思,像是一位亿万富翁CEO正权衡着性命攸关的商业决策。

“你的喉咙……还疼吗?”克拉克边递过水杯边问。

“好些了。”布鲁斯回答。他接过杯子,灌下一大口,然后把它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克拉克的目光在水杯和布鲁斯之间游移。突然间他被一只手用力拽下,嘴唇撞上熟悉的暖意。布鲁斯毫不犹豫地攫取着他的双唇。克拉克的时间凝固了。终于他回过神来回吻,品尝着最后的几秒钟。随后布鲁斯撤开了。

克拉克踉跄着后退一步,惊愕地瞪大眼睛。

“我不确定那是否真实。是确实感觉如此,还是你计算出了这种体验。”布鲁斯低声说。“我不信任任何强行占据我大脑的东西。那总感觉有些……不自然。”

“但那记忆……你收到了?”克拉克急不可待地问。

“像断片的录像带一样在我脑子里循环 。”布鲁斯证实。“满脑子都是这些会是什么感觉简直难以想象。”

克拉克挤出一声轻笑。“当你脑子里充满这些,一段记忆就没有那么……令人生畏。”

布鲁斯哼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那记忆感觉像是你自己的吗?”

布鲁斯皱眉。“不尽然。那像是打包附带了你的思想和情感。”他沉吟片刻,然后抬起头。“你能飞。”

“什么,是的。我是氪星人。”克拉克一时语塞。“我不是……人类,所以飞行算是我的天赋。我不是故意瞒你……我只是觉得这不是最令人安心的归来致意。”

布鲁斯眉心的沟壑加深了。“我穿着黑色紧身衣,带着尖尖的猫耳朵。”

克拉克几乎忍俊不禁,但他及时把笑声扼杀在了喉咙里。“蝙蝠耳朵。蝙蝠。”他强调。“你是蝙蝠侠。你穿的是护甲。凯夫拉做的,可以防弹。”

一股窘迫的暗流不易察觉地渗入布鲁斯的声音。“我还有个艺名?”

“双重身份。秘密身份是为了保护我们。”克拉克兴致盎然地纠正他。“我是超人。你是蝙蝠侠。并没有听起来那么尴尬。”

“我是蝙蝠侠。”布鲁斯重复着,看上去正缓慢地领会个中含义。

克拉克拘谨地笑了。“是的。你过去一直是,未来也将永远是。”

布鲁斯一言不发地审视着他,缓缓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我找回的是个何其操蛋的人生。”

克拉克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笑出了声,“你的论断可冒犯了不少超级英雄。另外,你是个令人印象极其深刻的披风斗士。”

“那是你和我结婚的原因吗?”

这个问题瞬间聚焦了克拉克的注意力。布鲁斯的凝视仍旧漫不经心地投向远方。克拉克猜想他在故伎重施——用满不在乎的假象,掩饰意义重大的提问。

“是的,还有……另外一百万个理由。”克拉克微笑着抚摸指间银质婚戒的轮廓。“我们有过摩擦,有过争吵,时不时地大打出手。但总的来说我们非常幸福。”

布鲁斯无声地点头。

“你为什么……吻了我?”克拉克问,突然感到不安。他好奇布鲁斯那高深莫测的头脑里在想些什么。他尤其渴望知道,布鲁斯有没有接纳新的记忆。

“这萦绕在我脑海里。我觉得……那次身体接触是个积极的体验。我可以再来一次。”

理所当然地,布鲁斯用“身体接触”代替了“一个吻”,用“积极”代替了“愉悦”。克拉克摇摇头,他一直觉得这个特质可爱得过分了。“我希望我知道……”我希望我记得那段记忆中的感觉。但现在至少我知道那是关于一个吻。“描述给我听。”

“这是你的记忆。”布鲁斯狐疑地瞥了他一眼。

“我想知道你的感受。”

凝滞的沉默延续了太久,以致克拉克以为布鲁斯拒绝了他的要求。然后布鲁斯单手抹过脸,迟疑着开了口。“那很……激烈。饱含欲求。那是慰藉。渴望已久。”他猛地站起身来。“我不……”他咬着嘴唇,“我不擅长遣词造句。”

“是的。”克拉克表示赞同。“你向来如此,特别是在描述感情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曾经建议你翻翻辞典。”

听到陌生的名字,布鲁斯皱起眉,但没有追问,而是转移了话题。“注射是做什么的?”

克拉克飞快地回溯了他们的对话。“为了固定记忆,”他解释,然后马上补充道,“如果你愿意的话。”

“针头给我。”布鲁斯指向克拉克的口袋。克拉克犹豫着,于是他坚持道,“你想知道我记得什么吗?我记得如何缝合绽开的伤口。我记得如何无麻取出子弹。我对不上名字或面孔,但我能即兴完成上肢手术。所以别磨磨蹭蹭了。”

“只是当心点。”克拉克提醒他,取出了设备。在他做准备时,布鲁斯解下皮带,训练有素地用它紧紧扎住上臂。

“所以你要不要……?”克拉克犹豫不决地提议,但布鲁斯从他手中夺过针头,眼疾手快地刺入血管,把溶液推了进去。他一抽出针头,缺氧血就从胳膊涌了出来。

克拉克立刻用纱布压住伤口。“我讨厌见血。”

布鲁斯扬起眉毛,“你一直这么喋喋不休吗?”

克拉克耸耸肩,“在我印象中,是你一直抱怨我有勇无谋。”

“深思熟虑和效率优先并非不可兼得。”

“我们是相反的两极。异性相吸。”克拉克把又一块干净的纱布按在伤口上,再用胶布把它裹起来。“下一次动手前记得消毒。”

“我自有分寸。”布鲁斯抢白。

“当然,在能获得足量可以避免的自我折磨的时候。”克拉克小声说。

“奇怪的是……”布鲁斯别过脸,“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算合得来。”他用右手摩挲扎紧的绷带。“你说这是为了强化我的记忆。所以这不是我第一次失忆了,对不对?”

克拉克的眼神略微黯淡了,“对,这不是。”

“……我每天都会这样吗?”

“布鲁斯——”

布鲁斯转身看向他。犀利的目光让克拉克咽下了争辩。

“看情况。有些日子你状况良好,最新的记忆能维持超过四十八小时。”克拉克痛苦地证实。“其他时候,只有四五个钟头。”

“明白了。”

“这没有改变——”任何事。克拉克想说。但那不是事实。失忆确实改变了很多事,包括有关布鲁斯的一切。不曾改变的是他多么渴望找回过去的布鲁斯。仅此而已。

布鲁斯看穿了他的思绪,表情中并无异议。这改变了一切

克拉克站起来,笨拙地抚平衬衫上的皱褶,“我想我该——”

“留下。”布鲁斯命令。他没在看克拉克。“和我聊聊……这段我一无所知的人生。这荒诞不经的超级英雄事业。这异性相吸的婚姻。”

克拉克的心跳漏了一拍。每天布鲁斯都在提醒他,他对过往不屑一顾,而如今克拉克得到了他的许可。布鲁斯希望了解他的过去。他们的过去。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布鲁斯耸肩,“你另有安排?”

“呃……”克拉克迟疑了,“没有。”

“那么上楼来。”布鲁斯率先走向大厅,他不时查看四周,以确认这是正确的楼梯。大宅的道路对于一个失忆者来说太过错综复杂。“我们在床上讨论。”

“嗯?”

“我们不会做///爱。”布鲁斯严肃地瞪了他一眼。“我累了。你的叙述可以给我催眠。”

“看出来了,冷嘲热讽可没有随着记忆流失。”克拉克嘟哝着,紧跟布鲁斯走上楼梯。

“大失所望?”布鲁斯立刻反击。

“如释重负。”克拉克笑着承认。如果他说这突飞猛进没有抚慰他饱受摧残的头脑,那是在撒谎。 “欣慰得无以复加。” 他重申。

他收获了又一声标志性的闷哼。这声音在他心中唤起的暖流独一无二。

 

TBC


(这章……大概已经算有点甜味了……?)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