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05)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04.记忆


第五章 进展


 “模式复刻从未完成!”克拉克挫败地锤着冰砖。一处内隙崩裂塌陷。“IV注射理应帮他保持住记忆!”

他醒来时布鲁斯正惊慌失措地后退。随之而来的声音几乎不像是克拉克记忆中的那个人。布鲁斯永远镇定自若,绝不暴露弱点。但这一次,安慰他完全徒劳无功。从布鲁斯防御性的姿态来看,冲突一触即发。于是克拉克沮丧地离开,直接飞回了堡垒。

“或许患者对这个星球的有机物免疫。”电脑提出。

“你现在和我说这个?”克拉克艰难地稳住声音,“他是人类,不是氪星人!他见鬼的怎么可能对地球的有机物免疫?”

红色弹窗映入眼帘。“错误:原因不明。”

屏幕切回正常界面。“本地数据库中没有记忆移植的记录。”

“哦,那国际数据库怎么样?试过用星际传送搜索了吗?”克拉克咆哮。他知道这样幼稚透顶,可仍然忍不住对自己的电脑大发雷霆。最终他转过一把椅子,瘫倒在里面。“我撑不住了。呵护着爱却眼见它失落,维持着希望却眼见它粉碎……我再也撑不住了。”

他重新系上披风。“我需要静一静。没有我的允许什么都别动。”

*          *          *

他降落在大宅前。他能听见主卧中正在发生的一切。布鲁斯打碎镜子。布鲁斯捶着浴室的门,直到双手淤青遍布、鲜血淋漓。布鲁斯倚着门跌坐在地,徒劳地踢着脚垫。布鲁斯把脸埋进臂弯,拒绝哭泣,拒绝流露任何常人的脆弱。布鲁斯终于屈服。克拉克试图忽略那压抑着的啜泣。

他不能忍受进门面对这一切。以布鲁斯的状态,就算他出现也于事无补。于是他在喷泉边坐下。

那只曾勾起他强烈兴趣的乌鸦,轻盈地落在喷泉边缘。

“生活真不公平,对不对?” 克拉克喃喃地说,对乌鸦探出手指。它仍旧纹丝不动,默不作声。克拉克更习惯和友善点的生物打交道。他叹了口气。“布鲁斯为人类做的只有好事。为什么这会发生在他身上?”

乌鸦终于低下它覆满羽毛的头,利喙温柔地蹭过克拉克的手指。这安抚的姿态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人类特质。他在乌鸦的注视下微微一怔。那是和那医生,管她叫什么呢,别无二致的担忧。克拉克自嘲地笑了,“我可不是最需要你同情的那个人,小鸟。但还是谢谢你。”

但乌鸦不为所动,继续用喙擦着克拉克的手指。于是克拉克猜测这只不过是动物的又一个无心之举。相对的宁静中,从大宅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有人跌倒在地板上。他听到四肢扭曲错位的特殊声响。

“大事不妙。”克拉克自言自语。他最后瞥了乌鸦一眼。“抱歉。我得走了。回头见。”

回想起来,克拉克怀疑面对死亡的征兆,那或许是一句不明智的道别。

*          *          *

克拉克不知道自己在走近布鲁斯卧室时预期看到什么。无论如何,那一定和他面前的景象相去甚远。

布鲁斯倚在浴室的推拉门边。他的头歪向一侧,手臂伸展摊在膝上,掌心向上。他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但最令克拉克骇然的,是这场景中触目惊心的血迹。他的目光立刻捕捉到了血腥的源头。鲜血正从布鲁斯胸口上方、接近锁骨的一处伤口奔涌而出。他缓慢地把视线从伤口挪向地板。血泊中是一把手术刀,旁边是一块血肉,刚刚剜自布鲁斯的胸膛。

克拉克记得那里原本有一片狰狞的弹痕。

克拉克走近时,布鲁斯没有抬头看他。他似乎已经筋疲力竭、无力反抗。“你是照片里的男人。”

克拉克艰难地吞咽着。他向前一步,但布鲁斯的右手缩了一下,危险地逼近那把手术刀。克拉克停下脚步,点点头。“我是。”

“告诉我你的名字。”

“克拉克·肯特。”克拉克柔声回答。“我是你的丈夫。”

听到这个宣言,布鲁斯皱起眉头。“告诉我我的。”

“你是布鲁斯·韦恩,托马斯和玛莎 ·韦恩的儿子,三十五岁。这里是你在高谭市山间路的家。”克拉克一气呵成,然后安静地补充,“我们需要先止血。”

布鲁斯低头注视着伤口。“并不疼。”

“我觉得置之不理可不太谨慎。”克拉克单膝跪下,平视布鲁斯的眼睛。“能把那个给我吗?”他指指手术刀。

布鲁斯慢慢拾起刀。犹豫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之后他把刀递给克拉克。

“谢谢你。”克拉克松了口气。我去找块纱布。“他说,但在布鲁斯捕捉到任何动作之前就已经返回。克拉克轻轻地压着伤口,鲜血瞬间就浸透了织物,但他继续按压着。

“你的脚踝感觉怎样?”克拉克转而问。

布鲁斯的眼中掠过一丝怀疑。他试着抬起腿,但瑟缩了一下又放弃了。“废了。”

“我们会治好它的。没有什么破碎的不可修复。”克拉克宽慰地对他微笑,尽管他喉咙发紧。如果这就是他今后不得不面对的黎明,终有一日他会崩溃。他甚至不确定自己为何没在此时此地四分五裂。他竭尽全力试图成为两人中更坚强的那个。然而纵观生平,布鲁斯才是总有更强意志力的人。

“你真的很喜欢那句话,是不是?”布鲁斯呢喃着。

克拉克的心紧张地震颤。“哪句话?”

“没有什么不可修复。你说过……什么时候。之前的什么时候。那是你。”

克拉克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咬住嘴唇,猛吸冰冷的空气。怎么可能。“是的。是的。是我。”有一瞬他感觉视线模糊,眼泪在措手不及时就盈满了眼眶。“我说过,”他哽咽着。他感到一只手落在背上。布鲁斯的手,小心而笨拙地轻拍着试图安抚他。随后从他唇间流出的半是啜泣半是大笑。“上帝啊,布鲁斯……我需要听到这个……没有你我做不到。”

布鲁斯一言不发,但他感到后背的那只手攥紧了他的T恤,然后引着克拉克向前,让他们依偎得更近一点。这刚好足以向克拉克表明,他们的关系中存在着某种信赖。对于像布鲁斯这样疏离的人,这个级别的信任已经是可观的进步。克拉克放任自己短暂地啜泣,直到他又能戴起那副微笑的面具。即使警觉如布鲁斯,也回报以笑容。

这进展远非圆满,但已经足够。

 

TBC


三次元忙乱,进度迟缓请见谅。这次就放一点点还是刀真是不好意思……
下章有婚礼回忆。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