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06)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04.记忆 05.进展


第六章 录像


进展去而复返。

布鲁斯并非每天都能记起克拉克,或是他提及的任何事。但布鲁斯整理了一份要点档案,每晚安放在床头。他并非每个清晨都会翻开文件。但布鲁斯设法诱导未来的自己照章办事。推测他的晨起流程,一路巧妙布下线索是一种。给自己连接心率监测仪和苯二氮[1]自动注射器是另一种。

克拉克继续提取记忆,尽管已对代价心知肚明。预先写下记忆成了保存它们的一种方式。他很乐意把自己的回忆赠予布鲁斯,不论后者能否留住。令布鲁斯重温一段幸福时光使他在几小时中心满意足,即使往事在布鲁斯的睡梦中无影无踪。

每当他在脑海中遭遇一段空白,他会翻到笔记本的尾页。他用氪星语在上面写着一句话:

“我知道,不管我献出多少记忆,我永远不会停止爱他。”

克拉克会重温这句,点点头,然后戴上他的神经元耳机。

*          *          *

在扭伤脚踝后的第三天,布鲁斯提出造访大都会。这座城市在他的档案中频繁登场,但他自己却对之毫无印象。一切警告徒劳无功,于是克拉克长叹一声,找出了阿尔弗雷德的手杖。

超人携着布鲁斯飞到他在大都会的公寓,随后在那里换回平民装束。

“舒适。”布鲁斯对简朴的家具评论道。

“你更常用的词汇是‘便宜’。”克拉克提醒他。

“我在尽力表示礼貌。”布鲁斯抗议。

“真是难能可贵,我简直感激涕零。”

布鲁斯趁克拉克不注意时掀开了组合柜上的桌布。布料滑落在地,露出一排相框。

“嗯……胡萝卜,土豆,鸡肉也不错。”克拉克关上冰箱门。“我应该还有咖喱粉,你觉得晚餐吃鸡肉咖喱饭怎么样?”他看向客厅,然后僵住了。布鲁斯捧着一个相框,认真地审视了一会儿,然后放手,继续下一个。

“你把它们藏起来了。”布鲁斯转过身说,语气几乎是责备的。

克拉克的眼神在委地的桌布上流连。“是的。”他安静地承认。他不记得上一次掀开桌布一角是何年何月,那感觉恍若隔世。太多往事不堪回首。

布鲁斯举起一张他和克拉克并排坐在公园长椅上吃冰激凌的照片。画面里他身体略微前倾,手持一支巧克力甜筒,脸上有隐约的笑容,正是洋溢眼底,却不露声色的那种。克拉克一手揽过他的肩膀,另一手举着一支摇摇欲坠的超大号草莓甜筒,笑得像个傻瓜。

布鲁斯顿了一会儿后挪到下一张,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下一刻克拉克的草莓球轰然倒地,而他脸上是不折不扣的痛不欲生。

“那是在世纪公园,离这里只有几个街区。”克拉克在他身后说。“比起草莓你一直偏爱巧克力。我不记得是谁拍的照片。”

布鲁斯点点头。他瞥见了架子下方一盘没有标签的录像带。“你有冰激凌吗?”

“我不记得有没有买过了。我去看看。”克拉克回到厨房,他在冷冻室后部发现了合适的口味。“啊,我们运气不错。”

把冰激凌舀进碗里时,他听到外间传出熟悉的音轨。这令他心跳加速,掌心汗水涔涔。他把桶塞回冷冻室,从橱柜端出那两个球。走出门后,录像的声音愈发响亮。他匆匆一瞥屏幕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镜头摇摇晃晃,随后转向了一个笑容灿烂的英俊年轻人。“哈,还能用!我还以为这破玩意儿九成九已经坏了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龌龊的小秘密,格雷森,什么都瞒不过我的眼睛!”少年的喊声从远处传来,“这破烂是你从大甩卖上搞来的!”

镜头向男人的脸庞拉近,短暂地失焦,在他调试之后重新清晰起来。“养尊处优的少爷,我会让你见识到但凡经我挑选,即使大甩卖上也是有好东西的。别紧张,伙计,我们又不是在拍电影。”看上去他在对摄像机讲话。之后他悄声说:“别听达米安的。没必要和布鲁斯的4K监视器较劲。”

“他们快化了。”布鲁斯直截了当地 指出。他舒舒服服地占据了克拉克简陋的双人沙发[2]。

克拉克这才意识到自己怔在厨房外两步远处。 他紧挨着布鲁斯坐下,递给他那碗巧克力冰激凌。

布鲁斯咽下一大口,舔净了勺子。 他指指屏幕。“那是谁?”

镜头转向四周的人群,停驻在一个手持红色摩托头盔的身影上。

“呃,就是他。他一直躲着,你知道吗?”摄影师轻声说,他蹑手蹑脚地绕过一根立柱,把镜头对准了摩托车手的脸。接着他给了那人一个始料未及的特写,“说茄子!”

“克拉克?”布鲁斯用手肘轻推身边的人,按下了暂停。

克拉克张着嘴,勺子举在唇边,但冰激凌一口未动。他在布鲁斯的触碰下才有了反应。“什么?”他回望屏幕,这才说,“哦”。他看上去正努力和记忆搏斗,但最终回过神来。“那是迪克,举着摄像机的那个。他旁边那个有一绺白发的,是杰森。”

“他们认识我,对不对?”布鲁斯皱着眉头。“至少是那个摄像的人。他提了我的名字。”

“他们是你的儿子。”

布鲁斯的眼睛微微睁大,他把勺子放回玻璃台面上。“我有孩子。”他重复,语气中的惊愕未加掩饰。

“他们两个是你领养的。提姆也是。”克拉克小心地解释,“达米安是你血缘上的孩子。”

“四个?”现在布鲁斯彻底地大惊失色了。

克拉克耸耸肩,他试着掩去笑意,但自知收效甚微。“嗯,你显然没从初次尝试吸取教训。”

布鲁斯重新转向屏幕。迪克露出顽皮的笑容,杰森试图藏起脸,表情烦躁而阴沉。“看上去像两个捣蛋鬼。”

“无与伦比。”克拉克表示赞同。“更换窗玻璃是你每周的例行开销。”

布鲁斯瞠目结舌地瞪了屏幕几秒钟,接着按下了播放。

“操你的!离我远点!”杰森把迪克推到一边,相机随之晃了晃。

“嘿,得了吧,不高兴,笑一笑嘛!这是布鲁斯的大日子!”迪克打趣道。他重新把相机举到视线高度,但杰森已经不见了。“唉,真扫兴,”迪克的脸回到画面中心,“他只是面对镜头有点害羞,布鲁斯。我会再抓到他的。实际上,你知道——”摄影师穿过拥挤的人流。“嗨,沃利!喂!”

一道红色闪光掠过,接着是屏幕外一段模糊不清的低声交谈。片刻之后,迪克的面容重回镜头中。“杰森会大吃一惊的。哇,他们来了。”镜头转向舞台,一对新人手挽手进入视野。“那是我们的老家伙。我和芭布斯亲手挑了领带。他看起来绝赞。克拉克看上去超棒。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西装颜色没有配套。哦,是了,蝙蝠只穿黑色,是我犯傻啦。”

“……深感荣幸,感谢你们所有人的光临……”

摄像机晃动着,迅速从地面转到天空又回到原位。布鲁斯皱眉:“他刚才是做了个单手后空翻吗?”

克拉克点头:“相信我,那都是小菜一碟。”

“……当然啦,我们也有过种种摩擦……”人群爆发出大笑,“……毕竟,那可是布鲁斯,从来不知适可而止……而且永远语出惊人……”

熟悉的少年嗓音闯了进来。“格雷森!父亲说过不许录像。”

父亲根本不知道他在胡说什么。”迪克模仿达米安的措辞,调笑着把每一个音节拔到高亢尖利的假声。“而且你猜怎么着?父亲绝对会为没用他的4K摄像头后悔莫迭。因为他会反复回放这段录像,直到影带发霉。他能倚仗的就只有这台破破烂烂的摄像机啦。”

“韦恩科技的所有摄像机都在运作,理查德少爷。”

迎着布鲁斯疑问的目光,克拉克解释:“那是阿尔弗雷德,我对你提过。”

“是吗?”迪克听上去颇为失落。镜头现在对准了达米安,他看起来先是惊讶,继而愤懑。

“父亲不会同意这样的,潘尼沃斯。”

那温和的声音回应道,“从养育那个人三十年的经历中我学到了一件事:布鲁斯老爷对自己在说什么一无所知。”

“哈!”迪克把镜头转向自己。他骄傲地扬起下巴,高声宣布:“听到了吗!阿尔弗雷德在我们这边,手下败将!”

“理查德少爷,或许你可以把录像送给肯特先生。我想布鲁斯老爷不会和他的伴侣分享自己的视频。”

“你的主意永远是最棒的,阿尔弗雷德。我欠你一次。”迪克直接对摄像机发言。“如你所见,克拉克,你的另一半在蝙蝠洞里藏着些超高质量的婚礼录像。它们会设有密码,但愿你有朝一日能黑进去。”他做了个鬼脸,嘟囔着。“尽管CIA主机可能还是个容易点的目标……总之,享受当下吧!”他重新把镜头对准舞台。

“……我已经开始偏爱黑暗潮湿的地方……阳光是最破坏气氛的元素……在下午三点之前拉开窗帘简直罪大恶极……”克拉克的声音经麦克风清晰宏亮地传来。“……一位太阳能外星人为一只畏光的夜行动物而倾倒,这本身就是讽刺……”更多笑声随之而来。

“……愚蠢的农场男孩……”布鲁斯在台上抱怨,但眼中闪烁着顽皮的光芒。“……在我们的任务中都不能收敛一点……赋予了‘团队精神’全新的含义……居然还有人说他是未经人事的童子军……”

“操他的老天爷啊,谁他妈的把我的摩托车涂成了蓝色?”杰森的怒吼从远处传来。

“哦,糟糕!他发现了!”迪克对着摄像机窃笑。“芭布斯!”他喊道,“芭布斯,快过来。代我拿一会儿相机。”

“这是干什么?”芭芭拉狐疑的声音加入进来,摄像机转交到另一双手中。

“给克拉克的结婚礼物。”迪克迅速解释。

“理查德·约翰·格雷森!”杰森的咆哮由远及近,“你个天杀的狗娘养的!我要把你揍翻到他妈的另一个宇宙去!”

“抱歉,芭布斯,我得走了。帮我留上一大块结婚蛋糕,拜托了?我想要一块上面缀草莓的。”

“你自己来吧。”芭芭拉不为所动。“布鲁斯会把你们两个倒霉蛋都揍翻的。”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保存录像。敲诈指南第一条,搞定你的筹码。哦,糟了!沃利!”

“蠢透了。”芭芭拉叹息着,再次把镜头焦点转向前台。她掌镜的手比迪克平稳得多。仪式相对风平浪静地进行下去。

“布鲁斯?”

感到布鲁斯倚在他的肩头,克拉克的心猛地下坠。他的呼吸轻浅而绵长。布鲁斯在打瞌睡。这实为罕见。但每当这种情况发生,特别是突如其来时,他往往会以失忆状态苏醒。克拉克僵坐着,肩膀纹丝不动,紧张地绞着手指。他等着当布鲁斯醒来时,那不可避免的惊恐尖叫。

“……当我醒来,尽管四肢百骸都疼痛难忍……第一反应却是他的安危……”克拉克在屏幕上继续讲着。人群随他的话语安静下来。“……我无法承受失去他。我不能。有那么多次我们命悬一线,命运几乎将他从我身边夺走……而我想着,我不能没有他……我必须珍惜这生命……我必须让每分每秒都有价值……我必须问……”

布鲁斯的声音随之响起,骄傲而又坚定:“……而我说我愿意。”

恰在此时,克拉克切到静音。他已经对每一句话烂熟于心。现在他只想让布鲁斯多睡一会儿。过去几天里他已经许多次在睡眼惺忪中遭遇惊恐的布鲁斯,他不希望再多面对一次。

大约二十分钟后,克拉克感到布鲁斯的呼吸急促起来。但当他醒来时,周遭悄无声息。接着布鲁斯直起身子,用洞悉一切的眼神凝视着他。

“这快要把你撕碎了。”这是陈述,而非疑问。

克拉克装作不知所谓。“什么?”

“你无声的担惊受怕。”布鲁斯回答,“你如履薄冰,等待着我的下一出失忆戏码。永远提心吊胆。”

“我只是保持情理之中的谨慎。”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那么我猜我的病只是情理之中的恼人。”

“这……”克拉克叹道,“这让我担忧,的确。”他轻声坦白。他的目光转向屏幕。录像已经回放到克拉克的演讲。尽管抹去了声音,他仍对字字句句铭刻于心。“纵使如此,或许听来措辞不当,我仍然宁愿你失忆,而不是离开。我更希望这是个再度坠入爱河的机会。我会修复你,但我不能……我不能失去你。”

“你要认清两个事实,克拉克。”布鲁斯靠回他的肩膀,“你并不总能修复我。而我了解自己,知道我频繁地需要被修复。这毋庸置疑。”他在克拉克试图打断时抬手阻止。“第二个则是……终有一日,你必将失去我。无论你情愿与否。”

克拉克的喉头发干。他在口中尝到了辛辣的金属气息。他意识到自己咬破了舌头。血腥无情地刺激着他,昭示着某种痛苦不堪却无可挽回的事实。

在锥心刺骨的清醒中,他想起他们结婚誓词中的一句。曾经美丽浪漫的誓言,化作可怖的现实纠缠着他。对于其他任何人,这是共赴永恒的最高承诺。但在他们之间,这意味着漫长的分离。牢不可破的囚笼,将他们放逐至永别。

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克拉克的大脑尖叫着。他的心脏在恍悟中狂跳不止。何其讽刺!永葆青春,永生的馈赠,将他束缚在永远的孤独中。

布鲁斯勉强地微笑。“但谁知道呢,克拉克?有朝一日,我们能够重逢。”

“有朝一日……还是直至死亡?”克拉克问,声音支离破碎。他沉默着期待任何形式的否认,希望布鲁斯不至于如此残酷,哪怕只是文字游戏。“要多久……?我们要等待多久?”

但布鲁斯没有摇头,甚至没有尝试宽慰他。他没有说几年,没有说几十年。相反他柔声回答:“成百上千年。楼宇灰飞烟灭,肉体零落成泥,时光流逝迟缓得痛不可当。每一秒拉长成一个小时,每一天煎熬如整整一年。但……幸运会眷顾耐心等待的人,不是吗?”布鲁斯紧张的微笑萦绕在克拉克的脑海。他的每一个音节在狭小的公寓里朦胧而空洞地回响。

“幸运会眷顾耐心等待的人。”克拉克茫然地轻声重复。他吟诵这句子如同一个符咒,仿佛他的永生是个能以魔法打破的诅咒。他和布鲁斯十指交缠。“幸运会眷顾耐心等待的人。”

 

TBC

 

译注:

[1] Benzodiazepine 苯二氮。常用于镇静剂中。

[2] Love-seat couch 仅容两人的短沙发


终于翻到婚礼这章了,过半啦。


*          *          *


(一些补充说明,这里也有读者问到了,所以搬运一下)

关于结局,我感觉有必要提一句。我特别理解读到这里或纠结或好奇的心情,但确实想不太出如何在不致命剧透的前提下回答这个问题……

作者自己连载时期的答复是“somehow a happy ending”, 思前想后我觉得也只能这样重复,虽然看措辞即知这里有个人解读的空间。我自己看文是不很在乎BE或HE的,但会看重结局是否能收束前期的铺垫、符合全文的逻辑,这点上这篇文不会跑偏。但如果真的有在意HE的朋友(我也很理解这样的口味偏好)之后被结局雷到,那么非常抱歉,责任在我,找不出既保留悬念又方便避雷的更好处理方式了。

后面的章节我感觉相对集中放出阅读体验会更好,无奈自己速度所限……我再计划一下吧。

谢谢所有追文和留评的小伙伴!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评论(2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