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08)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04.记忆 05.进展 06.录像

         07.幕间


第八章 康复


27号: 那是1996年的夏天。七月中旬,一个周末。我们在世纪公园。布鲁斯穿着一件卡其色的卫衣。他罕见地没穿黑色。同样罕见地,他皱着眉,却也挂着轻松的笑容。我们聊到……”

克拉克用钢笔抵着下巴。他尝试着记下对话的片段。然后他继续描述布鲁斯如何难能可贵地没有如临大敌。从肢体语言来看,他是真的很放松。

布鲁斯谈到达米安埋怨提姆触发了蝙蝠洞的安全警报。那时已是深夜,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布鲁斯立刻就掏出了蝙蝠镖。男孩们吵得不可开交。之后一个推倒了另一个,两人在楼梯上滚作一团。讲到这里,布鲁斯抹了把脸,长叹一声,但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这笑容泄露出他有多爱他的孩子们,多享受和他们共度的时光。而后真相大白,其实是阿尔弗雷德在打扫蝙蝠洞里的面包屑时误触了警报……

克拉克猜测这算是同时交付两段记忆。但这样的回忆是布鲁斯应得的,即使只有几个小时。

“……我们坐在一条长椅上。天气晴好。布鲁斯说话时带着那种难能可贵的笑容,真的十分可爱。我记得他靠向我的方向,偶尔碰触我的手臂。正是这些微小的动作让我开始认真考虑,如果……”

克拉克的手指戛然而止 。他另启一行。

“……我想就是在那一刻,我产生了挑选一枚戒指的冲动。我甚至尚不确定是否要提出那个问题,但那有了可能。我想或许,凭借微薄的薪水,我可以觅得一枚简洁而优雅的。一枚能够契合他手指的戒指,正如一段能够契合他日程的婚姻。他又对我露出了那种微笑。那就像是看到我房前的玫瑰园盛开了……”

“……这是我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交出的记忆。但我希望哪怕只有一瞬,布鲁斯能像我一样记得它们……”

*          *          *

布鲁斯苏醒时平静而沉默。苯二氮注射似乎缓解了他的焦虑。他迅速环顾四周。从他眼中看到布鲁斯往常的镇定时,克拉克松了口气。他终于稍稍控制住了最近的局面。

有些清晨,布鲁斯是那么酷肖过去的自己,以致克拉克会暂时遗忘他的失忆,直到布鲁斯询问他的名字。无论如何,这些微小的进步已是这漫长而疲惫的旅途中难得的报偿。

“你感觉如何?”克拉克问。

布鲁斯凝视他片刻,然后回答,“很好。”他尝试着从被单下伸出手来,在眼前攥紧拳头,测试着肌肉的活动。

“这会有点难以接受,但忍我一会儿。”克拉克向椅子里靠了靠。他像往常那样开口了,“你的名字是——”

“布鲁斯·韦恩。”布鲁斯打断他。他没看克拉克。之后他轻声却毫不迟疑地陈述,“我的名字是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哑口无言。他瞪大眼睛,双唇颤抖。

“我三十五岁,是托马斯和玛莎 ·韦恩的儿子。”布鲁斯继续着。他的声音异乎寻常地沙哑,但他强迫自己复述着尚存的记忆。“你是克拉克。克拉克·肯特。你是我的……”他噤声了,但目光落在克拉克的戒指上。

“你的丈夫。”克拉克代他说完。他脸上拘谨的微笑绽放成了由衷的大笑。

*          *          *

“你最终找到称心的戒指了吗?”布鲁斯若无其事地问。

他们坐在世纪公园的长椅上。某种意义上,这是在重新演绎那个布鲁斯再度记起,而克拉克已然遗忘的片断。简短的交流证实了布鲁斯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万幸的是,残留的回忆足以令他无须长篇大论就维持基本的自我。

“费了点时间。”克拉克回忆。收入平平的记者对于在大都会的高端商场流连并不驾轻就熟。他很感激路易丝在预算上给出的建议。“但最后我找到了。”

“它是什么样子?”布鲁斯打量着自己的手指。他没戴着那枚戒指。

“纤细的白金[1]戒指,镀着铑[2]。那时我负担不起铂金的。”克拉克轻笑。“你坚持它不能妨碍你的日间生活或夜间职责。它必须轻便简洁。你痛恨任何看起来过于繁复夸张的东西。

“而你的是黄金的。”布鲁斯评论。

克拉克抬起手,审视着那枚戒指。他骄傲地宣布,“你挑了这枚。”

布鲁斯低哼一声,“我们的配色大相径庭。”

“我觉得这恰如其分。”克拉克微笑,“我在阳光下翱翔,你却随月出而现身。而且金黄色不衬你的单色制服。”

布鲁斯似乎是认真地沉思了片刻。“而且你的不会磨损,不像我的。”他就此打住,耸了耸肩。“听起来不错。”

“我好奇它去了哪里。”克拉克喃喃着,同样凝视着布鲁斯的手指。尽管如此,他并不甘于现状。他需要买一枚新的。

从远处走来的一对男女向他们侧目而视。莫名眼熟的金发女子开始对她中年的伴侣窃窃私语。男子顶着一头引人注目的花白头发,一时错愕。

“我感觉在哪里见过她。”克拉克喃喃地说,盯着那女人。

布鲁斯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她看起来像是我的医生。”

克拉克恍然大悟地咂舌。“千真万确,不是吗?”

“我讨厌她。”布鲁斯嫌恶地说。

克拉克翻了个白眼。“她只是尽了分内之事,布鲁斯。你曾经是个真正的绅士。”

“选择性地,我很确定。她看我的眼神就像要把我的存在整个抹除得一干二净。”布鲁斯反驳。

“你是她的病人。她只是在试图帮忙。”克拉克笑出了声。他也同意,布鲁斯的医生一直对他比对布鲁斯更和善,但他不认为这是无缘无故的偏袒。布鲁斯从不是任何医生的理想病患,因为治疗他本身即是噩梦。“但你从不是个配合的病人,也就很难对你晓之以理了。”

“随便你吧。”布鲁斯斜睨花白头发的男人。“那男人看起来有几分像你。”

“你觉得他很辣?”克拉克佯作惊恐地问。

“这么自以为是?”布鲁斯把声音压低到挑逗的语气,“谁说你辣了?”

“你确实和我结婚了,布鲁斯。我只是实事求是。”

“我的震惊无以言表,堪萨斯。我把你带坏了。”

“啊,真是后知后觉。”

与此同时,那男人似乎与像是医生的女人争执起来。他筋疲力竭地摆着手结束了争论,接着向克拉克和布鲁斯走来。

看到男人转向他们,布鲁斯扬起一边眉毛。“危机预警。”他咕哝这,攥住克拉克的手,“准备好捉迷藏了吗?”

“现在?”克拉克低头打量自己的格子衫。“我还穿着便装。”

“超人难道不该比极速的子弹更快吗?”布鲁斯不以为意。“据我所知,肉眼捕捉不到那个速度的物体。”他在克拉克耳畔悄声说。“带我去个人流密集的地方,我们不需要被打扰。”

克拉克瞥见那男子正快步走近。“恭敬不如从命。”他把布鲁斯揽入怀中,就地起飞。

在他身后,男子停下脚步。他迟疑片刻,低头看看自己的礼服衬衫,随后低声咒骂,回到了金发女伴身边。

*          *          *

克拉克在一座博物馆外放下布鲁斯。大厅人满为患,于是他们循着边缘绕向正前方的花园。

一帧写着“庆祝埃德加·爱伦·坡诞辰” 的条幅横贯博物馆的正面。

克拉克让开身子,好让一个扮成乌鸦模样的孩子通过。在他身后,松脱的黑色羽毛散落在地。

“比起乌鸦,他看起来更像孔雀。”布鲁斯指出。他的眼神追随着另一群作相似打扮的孩子。

“你不是来给五岁孩子泼冷水的,对吧?”克拉克轻笑。

“当然不是。”布鲁斯严肃地瞪了他一眼,但眼中闪烁着顽皮的光芒。“你以为我是谁,蝙蝠侠吗?”

“哦,我深表怀疑。”

他们找到一条空着的长凳,继续下午的私密谈话。更多的黑孔雀来来往往,留下一地羽毛。

布鲁斯弯下腰,拾起一片羽毛。“我喜欢《乌鸦》[3]。”他赞叹道。

“真的?”克拉克回答。“我不喜欢。”面对布鲁斯挑起的眉毛,他补充道,“我喜欢《梦中之梦》[4]。那算是我的最爱。”

“何其讽刺。”布鲁斯评价道。

他用了一点时间才消化这句评论,然后沉重地点头。“的确如此。”

布鲁斯耸耸肩。“那是很好的文学作品。”

“我不否认这点。但是《乌鸦》,”克拉克长叹一声,“拉奥啊,我讨厌这个。发自内心。”

“或许你只是讨厌这个话题,克拉克。”布鲁斯回击。“有人就是不擅长英语文学。”

“布鲁斯,我是个调查记者。我自认为对任何语言相关的话题都相当得心应手。”

布鲁斯端详着他的表情。他靠近了一点,显得兴味盎然。那姿势令克拉克联想起他为记忆胶囊留下的记录。“那么,你讨厌哪些部分呢?”

片刻之间,克拉克紧张地绞着双手。他移开目光,看着一队装扮起来的孩子跳下校车。他们向他俩走来,个个身披黑羽。“我记得倒数第三节中有一句,”他复述着,“‘请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5]”

布鲁斯缓慢地点头。“是的,他在询问能否在天堂再次见到他的恋人。”

突然间两人似乎都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这不再是一场无关痛痒的文学讨论,而变得私人且伤人了。克拉克抬眼时目光中满是痛楚,开口时语调低沉,“我们都知道乌鸦的回答。”

“永不复焉!”经过的孩子们齐声喊道。在母亲们敦促他们前进时,他们咯咯笑着、掌声四起。

“抱歉,他们按捺不住。” 一个女人不好意思地微笑着道歉。

“但他们说的对。”另一位母亲加入进来。

“玩的愉快,爷爷们!”

“孩子就是孩子。”

欢声笑语的人群散去了,克拉克的感觉则恰恰相反。他看上去像是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拳。重创之下,他面如死灰,几不可察地向座位中陷得更深了一点。

布鲁斯握住他战栗的手掌。但他重复着,几乎像是在提醒他自己,“永不复焉。”

 

TBC

  

译注:

[1] white gold 白金。指金与镍、锰、钯等白色金属制成的银色合金。

[2] Rhodium 铑。过渡金属,常用于首饰镀层,起到防蚀抗磨的作用。尽管质地坚硬,铑镀层仍然会随着时间磨损。

[3] The Raven 《乌鸦》。爱伦·坡的诗,也是本文标题的出处。

[4] A Dream Withina Dream 《梦中之梦》。同为爱伦·坡的诗。

[5] Tell this soulwith sorrow laden if, within the distant Aidenn, /It shall clasp a saintedmaiden whom the angels name Lenore. 出自《乌鸦》倒数第三节,这里和标题都是用了曹明伦的译文。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