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11)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04.记忆 05.进展 06.录像

         07.幕间  08.康复 09.入夜 10.承诺


第十一章 苏醒

 

克拉克长叹一声,把药盒放回镜后的立柜。那是他们新婚之夜的记忆。布鲁斯坚持要他保留它。而如果他允许自己完完全全地诚实,哪怕难免自私自利的话,他同样想留下这段回忆。那是甜蜜的烦恼。白天他们被亲朋好友簇拥着,每个人都送上衷心的祝愿。但夜晚他们得以独处。他们躺在小镇的草坪上,并肩凝望星空。那是克拉克不愿放弃的记忆。

望着橱柜里的另外几个瓶子,克拉克疲倦地摇了摇头,随后关上了镜柜的门。

霎时间,他发现自己与一位白发老人面面相觑。

“拉奥!”他脱口惊呼,踉跄着后退。

镜中的男人效仿着他的神情,直到他随着一声闷响委顿在地。他摔伤了后背,而且似乎压碎了体内的什么东西,尽管说不清具体位置。他强忍着疼痛,匍匐着挪出浴室,残缺的视野中天旋地转。

他需要水。他挣扎着攀上床,然后爬过床垫够向水杯,灌下一大口,然而于事无补。他痛苦地意识到自己一条腿失去了知觉。只有一边,像是最近伤了右脚一样。他一头雾水。

他放下杯子,扭头看向床头柜。在卧室的一片漆黑中,他瞥见布鲁斯的手杖斜靠在床边。来自窗帘后的一阵微风把手杖吹倒在地,锵然作响。

克拉克费力地倚着床头,心脏在胸腔中狂跳。他的右踝剧痛,像是曾经扭伤、撕裂了韧带。他的胸口剧痛,像是心脏上方开了个洞、不经意间被剜出了血肉。他的后背剧痛,像是曾经摔倒在地。他试图活动,胳膊带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摔个粉碎,另一只手在枕套上摸到了白发。他疯狂地环顾四周,接着打翻了另一只小瓶子。那容器滚到他身边后静止下来,直到他动手拾起来。

他原本只想把它放回桌面,却禁不住多看了一眼。上面标着“PTSD[1]”,下面紧接着“布鲁斯·韦恩”。就在那儿。它就在那儿。他眯起眼,接着惊恐万状地发觉, 那些字母漂浮易位,有的消失,有的重现。上面不再写着“PTSD”,而是写着“阿尔兹海默症”。

他不知所措地移开视线,吃力地喘息着拉开抽屉,希望求得某种慰藉。最上面是他的结婚证书。略微起皱,稍有泛黄,但那无伤大雅。那是他和布鲁斯的名字,按文书的措辞,由婚姻的神圣纽带联结在一起。他和布鲁斯的签名横跨页面底部。他几乎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然后他的视线模糊了,重新聚焦在另一份文件上。

“哥谭市,”他念道,双手颤抖。他们的结婚证书是在大都会签署的。灯火通明的大厅,笑容可掬的办事员送上祝福——那是大都会。他毕生只从哥谭收到过一份官方文件。

死亡证明。

一只无形的手攫住他的心脏,撕成碎片,把残骸拽出胸膛。

“死者姓名:布鲁斯·托马斯·韦恩……”

克拉克跳下床,感到骨骼因突然的移动而嘎吱作响。他感觉不止几十岁了,而像是历尽了成百上千年,以致关节不堪重负地呻吟,勒令他即刻停止,但他还是坚持匍匐在地。他的动作毫无章法,前额沁出汗珠。他艰难地拖拽着自己爬过地毯与瓷砖的界线,之后对镜子视而不见,猛地扯开柜门。

他用战栗的双手清点柜中放置的瓶瓶罐罐。高低各异、深浅不一的瓶子在他手中碰撞,接着落进水槽,叮当作响。

“幻觉,”克拉克在瓶子的标签上读到。“幻觉,”他重复道,这个词令他目瞪口呆。

他高举双手,开始尖叫,但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在恐怖的清醒中,他眼中的双手交叠又分离。突然间他眼前出现了两枚戒指,双手无名指上各一枚。左手上是他一直戴着的,太阳般明亮灿烂的黄金。但右手上的另一枚……是铂金的,纯色的冷辉专属于黑暗骑士。布鲁斯的戒指,在他的手指上。

他惊慌失措地试图把戒指从手指上拽下来,但它分毫不让地箍着皮肤。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肌肤早已松弛、遍布皱纹,以致戒指都无法褪下。它纹丝不动,全然不像戴在布鲁斯光滑紧致的皮肤上时那样。他抓起某种锐器,动手切开皮肉,再也察觉不到疼痛。除却这阴魂不散的可怖发现,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在痛苦的清醒中,记忆开始闪回。

黛娜……那是她的名字,自母系延续了许多代的名字。黛娜是在和他说话,从始至终都是对他,谈论他的痴呆症和解离性人格障碍,鼓励他不要放弃……持续失忆、无论如何也无法保留记忆的不是布鲁斯。这段布鲁斯失忆的故事,打一开始就是他为自己的失忆编造的借口。人格解体和实感丧失的症状……黛娜要克拉克坚持服药,那些躺在水槽里的药瓶……那些心理治疗不是针对布鲁斯的。它们从来都不是针对布鲁斯的。

那天早晨,当那个中年男人找到他,对他怒目而视的不是布鲁斯,是克拉克。是克拉克威胁了他、驱逐了他。那男人,尽管随年岁渐长改变了容貌……是康纳。康纳没有看到布鲁斯。对他怒吼的是克拉克。布鲁斯从来只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

克拉克看到猩红。他缓慢地意识到,鲜血正流淌到一尘不染的白色水池中。一把剃刀。他用一把氪石剃刀割伤了自己。动脉破裂,血液从体内奔涌到冰冷的表面。冰冷如布鲁斯的墓碑,又如他六尺之下的躯体,如果在经年累月的分解之后还有任何东西留存的话。他知道布鲁斯已经走了,而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彻彻底底地疯了,因为……

克拉克从水池抬起视线,穿过卧室,望向窗棂。

那只乌鸦正凝视着他。

他用颤抖的手吃力地举起那只标着“阿尔兹海默症”的小瓶。泪水充盈双眼,模糊了视线。他眯起眼注视着下方的字迹。在斑驳的血渍下,标签上清清楚楚地印着——

不再是“布鲁斯·韦恩”。

而是“克拉克·肯特”。


TBC

 

译注:

[1] PTSD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创伤后压力综合征。 

[2] Alzheimer's 阿尔兹海默症。也就是通常俗称的老年痴呆。

 

我想很多人都猜到了,不过还是顶好锅……还剩一章我尽快。


评论(1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