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完结)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04.记忆 05.进展 06.录像

         07.幕间  08.康复 09.入夜 10.承诺 11.苏醒


第十二章 回答

 

“康纳。”

年轻些的男人闻声抬起头来,睁大眼睛。“克拉克。你……你记得我。”他在床边跪下。“你记得我。”他如释重负地哽咽着。

克拉克抬起手,梳理着泛灰的发丝。即使是康纳。

“距离我上次记起你有多久了?” 他问,惧怕着回答。

“好几个月,几乎一年了。你的记忆在流失……堡垒里关于你用药和心理治疗的记录日渐混乱。从某一刻起,你就忘了我……你和我争执。”康纳叹息道。“我想在心底的某一处,我知道你和谁在一起……你选择相信自己和谁在一起……而我进退两难。我犹豫不决,因为我不想唤醒你……”

“我觉得……我觉得你失忆时要更快乐些。”康纳勉强地微笑着“你去了世纪公园,我们在那儿撞见你,穿着卡其色的卫衣。你坐在长椅上,形单影只,自言自语,而你看上去很开心。”

克拉克紧闭双眼。所以布鲁斯终究不在那里。一部分的他希望康纳不曾证实自己的推测。这惨痛的真相又一次萦绕在心头。“或许我确实是的。”

他躺在病床上。环绕四周的早已不是二十世纪的仪器,而是先进到令他分辨不清功能的设备。唯一不曾改变的是心电监护仪,随着他的心跳发出规律而柔和的嗡鸣。氪石造成的钝痛徘徊不去,强迫他记起恍然大悟的时刻。

“我是怎么到这里的?”克拉克不顾一切地试图转换话题。

康纳紧张地挠了挠后颈。“这个嘛,即使我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的。”

克拉克挤出笑容。“试试看。”

“我接到一通从你的手机打来的电话,”康纳迟疑着开口,“我只听到一个词。‘救命。’同一个词,反反复复,而且口音生硬。你知道我飞到你的公寓时看到了什么吗?你倒在瓷砖地上的血泊里。心跳微弱,气若游丝……我吓坏了。我害怕我已经失去你了……”康纳的声音微微颤抖。“窗户开着,你的手机扔在床上,但在那旁边,落着一片黑色羽毛。”

这个细节令克拉克的心狂跳起来,康纳惊慌地望着他。但转瞬之间,克拉克就定下神来,飙升的心率回归平稳的节奏。

“我已经等待这个邀请太久了。”克拉克最终说。他感到胸口在灼烧。那是他身边每一个人都曾经历过的危险预兆——他等待已久,但从未如愿。现在这窒息感终于姗姗来迟,带着恰到好处的沉重和恰如其分的压迫。“我时日无多了,对吗?”

康纳躲避着他的目光,但眼神中透出痛楚和默认。阿兹海尔默患者的回光返照已是最后通牒。片刻的清醒,紧接着坠入深沉的永眠。

“我能感觉到到。这生命……正从我身上溜走。我已经如此接近终点。”他满怀希望地说,尽管他知道年轻人对此只是一知半解。

康纳攥紧拳头,骨节发白。

“没事的。”克拉克微笑。“你知道,不满百岁的时候,我畏惧永生。我害怕看到亲朋好友接连离世,而我和寥寥几人被困在永恒的牢笼。一千岁生日的时候,我有了第一根白发。承认起来显得怯懦,但我为自己第一丝衰老的征兆而欢欣鼓舞。”

“我想我能理解。”在克拉克揉乱他的头发时,康纳拘谨的微笑放松下来。许多银丝掺杂进灰白,大片灰白斑驳了黑发。他的旅途依旧漫长,而克拉克的……克拉克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那仍然……那等待仍然漫长。过于漫长了。”克拉克惆怅地低笑。“我尝遍了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所有冰激凌,但没有一种能比肩草莓的。某个人会反驳说巧克力的才真正无以伦比,而我甚至可能会妥协一次。别逼我尝试那种尝起来像煮过了的卷心菜的。”

他隐去了轻笑,代之以更加若有所思的微笑。“我比地球上的任何人都遇见过更多人。几千年来我在人群中寻寻觅觅,找寻着可以去珍爱的人。我知道他会希望我能找到……而我试过了,真的努力尝试了。但是千年已过……我仍然没有找到像布鲁斯那样迷人、那样值得去爱的人。”

康纳握紧了他的手,用力攥着,显得感同身受。

“如果死亡终将带走我的生命——对于一个疲倦的老人来说过于冗长的生命——那么我希望它能把我领向他……在死亡中,我们将永不分离。”


*          *          *


午夜的钟声响起。

克拉克抬头望向窗口。熟悉的乌鸦无声地飞临,降落在他的窗棂上。它栖在那儿,一动不动地注视着。

“我一直在等。”克拉克喃喃道,对鸟儿伸出手去。尽管室内昏暗,他还是注意到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已经干枯、起皱、斑斑点点。

乌鸦轻轻挥动翅膀,升至半空。在羽毛的窸窣声中,一个黑影在他床边凝聚成形。它缓缓转身看向他,用令人心醉神迷的眼睛打量着克拉克。

在死亡中,布鲁斯保持着最健康、最美丽的状态。如此迷人,完美无暇,以致不似现实。他既像是魔鬼化身,又如同天使降临。一面以无可避免的宿命掳走克拉克,一面自孤独和痛苦点亮出救赎之路。

“到我床上来。”克拉克柔声说。“就躺下陪我一会儿。”他的心脏无情地收紧了。每一次搏动都愈加艰难。

床垫不曾随布鲁斯的重量而下陷。在他的举手投足间,在他与生俱来的优雅敏捷中,融入了某种缥缈神秘的特质。他的触碰冰冷而轻盈。他显然属于另一个世界。

“你知道吗?”克拉克呢喃着。“当你站在喷泉顶端,凝视着我的时候……你一直很清楚,对不对?”

布鲁斯更紧地依偎在他胸前,没有作答。

克拉克梳理着手中柔软的黑发,感觉到羽毛擦过指尖。“我不介意……我很感激。感谢在前往下一个终点之前,我能够再次见到你。”他露出忧伤的微笑。“我独自度过了成百上千年。我以生命造福世界,正如你所希望看到的。我拯救无数生命于水火之中,促使无数家庭破镜重圆。而现在……”他端详着那朝思暮想的面庞,突然感到恐惧。他害怕他们的重逢会和他们共度的岁月一样短暂,在永世的分离面前微不足道。他闭上眼睛,遏止担忧,专注于手中柔和的触感。“现在轮到我了。几千年了,布鲁斯。几千年了……”

“克拉克。”

克拉克睁开双眼。布鲁斯望进他的双眸,目光深沉、睿智而满溢着渴求。“我向你许诺永恒。我没有忘记。”

他的手抚过克拉克的胸膛。他戴着一枚戒指,铂金的,象征着永恒不朽的爱情。一次抚摸终结了克拉克心房绞紧的压力。一切疼痛归于平静。

指尖羽毛的粗糙触感软化成肌肤的熟悉质地,辐射着克拉克千年来不曾体会过的、独一无二的暖意。毋庸置疑,他正拥着他的爱人,那个存在本身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定义了他的人。这感觉恍若隔世,但终于回到了他指尖。

柔软的嘴唇拂过他的。一个温柔的、允诺的吻。它正如布鲁斯许诺过的那样好,但克拉克依旧渴求更多。他知道这个吻的记忆将被留住,和他力所能及的一样长久。这并不难,时间不多了。

“我一直在等。”布鲁斯低声说,和克拉克本人的渴望别无二致。“几千年了,克拉克。”

克拉克微笑了。他曾经强健的心脏沉寂下来,微弱地跳动,继而无力地收紧。布鲁斯的手包裹着他的。布鲁斯的脉搏在手腕间有力地跳动,取代了他自己的。

“我请求你,诚实作答……” 克拉克艰难地吐出最后的气息。他需要知道。尽管或许话音未落,他已经知晓乌鸦的回答。

一只手指轻轻抵上他的嘴唇,打断了他的提问。陷入黑暗之前,布鲁斯令人心安的微笑充满他的视野。

“……我们在死亡中重逢,永生永世。”


END

 

完结了。最初决定翻这篇就是因为死后设定(实际上这点就藏在标题里),希望这个设定欺诈没有雷到太多人。就文内的信息来看,很多细节是幻觉还是真实并不明了。流逝的和不改的,这其实是我感觉有趣的部分。至于结局,“somehow a happy ending…”这点见仁见智吧。

我喜欢寿命梗……虽然我觉得这属于不能短期连着吃,很容易审美疲劳的类型,但还是顺手推一下文吧。同作者的《待蜂鸟归来之时》,某种意义上算是这文的姊妹篇。按作者的话,如果说乌鸦是“以为的现实其实是梦境”的故事,那么蜂鸟就是“以为的梦境化作了现实”的镜像,我个人觉得后者或许更光明些。已经有了很美的译文(lofter),感谢译者太太。另一篇是之前在随缘翻到的《幽灵》,也是很美的翻译文。补链接(随缘

感谢所有坚持到这里的读者,特别是一路点心讨论的大家。对我来说翻译可能不像自己写文那么需要灵感和鼓励,但知道有人喜欢看永远是开心的。我们有缘下篇见~


评论(2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