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03)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第三章 治疗 


“你是说我同时患有逆行性和顺行性失忆症[1],以及解离性人格障碍[2]?”

克拉克迟到了,但仍旧赶上了布鲁斯对医生的咆哮。

“不。”坐在布鲁斯对面的女人平静得出奇。大多数人都不能在蝙蝠侠的怒目而视下如此泰然自若。“我认为你患有痴呆症[3],导致严重的记忆缺失。你的幻觉更接近精神分裂症,而非DID。显然你也有人格解体的症状,这是……”她看了克拉克一眼,清了清喉咙,“尽管外因和内因引发的自我扭曲界定起来——”

“一派胡言。”布鲁斯打断她。他站起身,严厉地瞪着克拉克,然后走出了房间。

“你必须按时服——”医生在他身后喊道,但重重摔上的门阻断了她的话。

“抱歉,”克拉克喃喃道,看到医生转向了他自己,“他现在精神不大稳定。”

“不需要。这不是你的错。”医生摇着头,“但他必须坚持过来。他需要治疗。距离我们上一次约见刚过去两周,状况已经急转直下了。”她叹息着,整理桌上散落的文件。“你得确保他按时服药,明白吗?你——”又是一声长叹,“他必须。”

克拉克若有所思地点头。“我会和他谈谈,”但他在心里划掉了下一次,和之后的所有预约。他自己能应付。他无法信任一个要求他监视布鲁斯的医生,即使他的确是这么做的。但作为医生如此提议依然令他反感。

“请一定说到做到。”医生看着克拉克揽过布鲁斯的夹克。

“谢谢你。”克拉克说,在沮丧中依然彬彬有礼。他向办公桌那头伸出手,一个单词在他舌尖打转,却又每每溜走。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我又忘记你的名字了。”

“黛娜。”医生的笑容有些生硬,但还是站起身来有力地握住了他的手。

“多美的名字。”

黛娜的手僵住了。她迅速地退开。“呃,这是我母亲的名字,已经延续了很多代。”

“这样吗。多谢你的耐心,黛娜。布鲁斯有时候就会这么……不配合.”

“没关系。我理解。我见过更糟的。”

她在他出门前叫住他,“克拉克。”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黛娜的眼中满是担忧。

“别放弃。”

*          *          *

“有何贵干,肯特?”

克拉克足足花了三秒钟才意识到布鲁斯叫了他的姓。这是意外之后的头一次。他的声音中几乎涌起狂喜。“你……你记得。”

“我有记录,以便GCPD及时把你加进通缉名单。”

克拉克对布鲁斯的嘲讽置若罔闻。“那么,”他喘息着,试图压抑住紧张,“我谈到的其他事呢?”

挑起的眉毛扑灭了他的希望。“什么其他事?”

“我们的……关系。”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合作。克拉克张口结舌 。他每挤出一个中性的形容,布鲁斯的眉毛就扬的更高一点。

“离开这个城市,肯特,”布鲁斯嘟囔着,“离我远点。”

最后那句,那个粉碎希望的宣言,再一次刺伤了克拉克。那一瞬间,克拉克几乎要照办了。他受够了,他就要把布鲁斯抛在这儿。他渴望重重锤上一堵墙。但他仍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了颤抖的声音,“该死的,布鲁斯。该死的。我为了克服这一切竭尽全力,而你完全无动于衷。”

“你有完没完。”布鲁斯把什么东西塞进他怀里,随后克拉克意识到那是处方,“不奉陪了。煽情愉快。”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          *

克拉克看出布鲁斯在大宅停下时显而易见的不耐烦 。飙车在超级速度面前不值一提。

布鲁斯从他身边走过,拾级而上,开始在口袋里翻找钥匙。“你是聋了吗,还是从不听劝?”

“我需要说服你。我不能这样过下去。”

门开了。布鲁斯反驳,“你不能,但我能。”

“听着,布鲁斯——”

那人把钥匙砸向他,怒吼着,“别那么叫我,肯特!别!”他的表情不加掩饰,姿态满是防御。他一动不动,试图稳住呼吸。

克拉克捡起钥匙放在圆桌上。桌面上布满灰尘。 “请你信任我。”他恳求,空荡荡的花瓶映出他的面容,克拉克看到了他在自己身上见过的最无助的神情,“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永不。”

“那你为什么不放我一个人待着?”

克拉克察觉到布鲁斯声音中微小的裂痕。他的怒视意在恫吓,但他的肢体语言仿佛受惊的动物。“我不能——”

“一切都是为了你,不是吗?”布鲁斯咆哮着。他苍白的脸上覆了一层薄汗,但这憔悴完全无法与克拉克瞬间的面如死灰相提并论。

“什么?”

不能这样过下去。无法忍受我忘记你。”布鲁斯咬牙切齿地控诉,“需要我。你没有意识到的是,不需要你。我的生活和你毫无干系。”

“上帝啊,布鲁斯,拜托——”

“我说了别那么叫我!”布鲁斯踢飞了一把椅子,令它穿过屋子在圆桌上摔得粉碎。“你以为这很轻松?面对着陌生的世界,支配着陌生的躯体,被陌生的人跟踪?你以为这很有趣?”

“布鲁斯——”克拉克在完全理解这剖白之前就发现了异常,“天杀的,甜心,你在过度换气[4]。放慢呼吸。”他把布鲁斯拉到怀里,体格稍瘦的男人弓起身,抓着他的胸膛。克拉克能从布鲁斯痛苦的表情中看出窒息感有多强烈。

“这一点都不轻松……也一点都不有趣,”布鲁斯在短促而破碎的抽气间勉强出声,“你怎么敢叫我甜心……”他们在地上摔作一团。

“我知道。我知道。”克拉克轻声说,缓慢而安抚地摩挲着布鲁斯的后背。他能听见布鲁斯疯狂的心跳。“我很抱歉。”

“我看到一张照片。”布鲁斯低语。他费力地吞咽着,显然依旧呼吸困难,同时紧紧攥住克拉克的肩膀。“今天早晨,我从浴室出来,看到它挂在卧室里,就在我的床头。”他安静地承认。“这是我放你一马,还没打碎你下巴的唯一原因。”

听到这坦白,克拉克瞪大了眼睛,“那么你知道……”

“我能做合情推理。”布鲁斯挪开一点 。他的凝视殊无暖意,但不再一味戒备。“你或许曾是我的丈夫,但那对我毫无意义。照片中的一对与我形同陌路。我花了几个小时才搞清自己的名字。”

克拉克静静地跪着,拥抱着布鲁斯。他突然很怕布鲁斯第二天清晨再次失去关于他的记忆。几小时内,前功尽弃。

打破沉默的是布鲁斯,以他只留给枕边伴侣的语气——更温柔,更脆弱,也更深情。“你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吗,肯特?”他开口,嘴唇不易察觉地颤抖着。“我恨你是对的。你说你不能这样过下去。我也不能。我恨自己如今的生活,没有目标,没有动机,没有过往。我被禁锢在自己的皮囊里,盲目,困惑,挫败……我记得奇怪的事,零碎的事,像是如何制作烟雾弹。在梦中我曾战斗,我曾热爱,我曾活着。但醒来的一刻,我的生活分崩离析。我所感只是耻辱,所见只是失望。我支离破碎。我恨这一切,但我不会否认它。”

“你没有支离破碎。没有什么不可修复。”克拉克轻声说,他自己的心正在滴血。他探进口袋,摸索片刻,举起那枚记忆胶囊。“这会让一切都好起来。”

看着布鲁斯不解的表情,克拉克挤出一个宽慰的笑容,解释道,“这会花些时间,需要反复服用,但它会……”

“你从她那儿拿的。”布鲁斯推开他,眼中重现警惕。

克拉克皱眉,“谁?”

“那医生。你这个骗子。”

“布鲁斯,”克拉克再次尝试,“你记得医生给你开的药。这不一样。”

他的诚挚让布鲁斯紧绷的肌肉稍微放松下来。“那这是什么?”

“这是……”克拉克犹豫片刻,决定实话实说,“这是一段记忆。”

“一段记忆。”布鲁斯重复。

“是的,这是……呃,我的一段记忆。我不能……我不能详细解释。”因为我也不记得。克拉克声音渐低。“你或许不记得我,但你知道我是谁。我请求你信任我,只此一次。”

布鲁斯怀疑地挑起眉,“我从不信任别人。”

“对的,我深有体会。”克拉克虚弱地微笑,“不仅如此,我还需要给你做静脉注射。”他拿出导管。

“你有备而来。”布鲁斯的声音波澜不惊。

“我希望这能奏效。”克拉克承认。“所以你的决定是?”

布鲁斯的手指在克拉克的手掌上逡巡。瞬间的迟疑后,他抓起胶囊,扔进嘴里,干吞下去。他伸出小臂,看向克拉克手中的导管。

“成交。”

 

TBC

 

译注:

[1] Retrograde and anterograde amnesia 逆行性和顺行性失忆症。前者指患者遗忘患病前发生的事件,后者指遗忘患病后发生的事件。

[2]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解离性人格障碍.心理疾病的一种,常俗称为多重人格,也就是下文简称的DID。

[3] Dementia 痴呆症。

[4] Hyperventilate 过度换气。过快或过深的呼吸导致身体排出过多二氧化碳的现象,此时血液中二氧化碳浓度偏低,严重可致血液pH值升高,即呼吸性碱中毒,表现为晕眩、头痛、抽搐等。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