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

饿

【超蝙】【授权翻译】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by Emanium)(Ch.10)

标题:Quoth the Raven, Nevermore

作者:Emanium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分级:G

警告:作者选择不警告

附加标签:Mental Health Issues, Memory Loss, Angst,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Hurt/Comfort, Self-Harm,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Romance, Marriage Proposal

原文地址:AO3

授权: 见图 

简介:

在布鲁斯失忆后,克拉克用氪星科技把自己的记忆移植给他。但万事皆有代价。每转移一段记忆,克拉克就失去了自己那份。


译者的话: 依旧渣翻译,无beta,一切错误属于我 。

               

前文:01.  02.试验 03.治疗 04.记忆 05.进展 06.录像

         07.幕间  08.康复 09.入夜


第十章 承诺

 

“我以前就服过这个,是不是?” 布鲁斯端详着手中的胶囊。在掌心微微晃动着它。

克拉克沉吟着点头。他们在他的公寓里面面相觑,身后夕阳西下。他本计划让这成为一个特别的夜晚。他准备了一段自白,但在此之前,他希望布鲁斯回忆起一件事。然而记忆胶囊的功能……恰恰是克拉克不愿他记起的。尽管如此,造化弄人。

“吃下这个,我就能想起一些过去的事。”布鲁斯的声音斩钉截铁,而且波澜不惊。不知怎的,他搞清了真相。

克拉克早有预料,以布鲁斯的智慧和洞见,他总有一天会发觉。他只是不希望这发生在今晚。但他依然承认了,“是的。”

“我隐约感觉,这段对话似曾相识。”

克拉克和侦探眼神交汇。他叹了口气。“是的,我们谈过。”

“但我没有你之前给我的记忆 。”布鲁斯皱眉。“我忘记了。”他得出结论。

克拉克摇摇头。他感觉像是困于审讯的罪犯,面对一个火力全开的蝙蝠侠。

“我忘记了,是不是?”布鲁斯继续施压,声音更加急迫。“告诉我。”

“你的大脑无法保存记忆。”克拉克缓缓吐息。“能保留一小会儿,足以……”他咬住下唇。“然后记忆就褪去了,消散了……一去不回。”

“你说过……你说过我已经好多了。”布鲁斯喃喃道,听上去失望至极。

克拉克点头。“是的。”他谨慎地回答。片刻停顿之后,他轻声补充道,“我从没说过你彻底康复了。”我想你永远不会了

布鲁斯像是读懂了他未出口的话语。瞬间的静默中,他似乎左右为难。之后失望化作了沮丧的接纳。他的视线缓慢地落在胶囊上。“里面是什么?”

“我不记得。”克拉克回答,这并非托词。

“你不记得。”布鲁斯重复,狐疑地眯起眼睛。

“我……不记得了。确实不。”克拉克承认。他的秘密昭然若揭。

有那么诡异的几秒钟,布鲁斯凝视着他。再度开口时,话音中的危险若隐若现。“这就是一直以来发生的事?你把记忆捐赠给我?”

“我别无选择。”克拉克争辩道。“事已至此……这无关紧要。”

布鲁斯陷进沙发里,沉默地扶着前额。这绝望的瞬间绞得克拉克近乎窒息,湮灭了他对今晚的全部期待。他确信他的所有努力都将因布鲁斯的戒备付之东流。过去几天里他建立起来的脆弱纽带,因为一次坦白而化为乌有。

最终布鲁斯叹息道。“事已至此。”他在指间转动着那枚胶囊,露出苦笑。“既然你清楚副作用,我相信你有预防措施。”他向克拉克投来的目光威胁着——你敢说你蠢到没有?“你知道里面是什么。”

“那是……一段重要的记忆。”克拉克如实作答。无论如何,他还是微笑了,思绪似乎飘向远方。他不再盯着胶囊,转而看向布鲁斯。“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我希望和你分享。”

布鲁斯皱眉。“分享意味着我们共同拥有它。

克拉克摇摇头,依旧挂着惆怅的微笑。 “可惜事与愿违。”

“你是个傻瓜。”布鲁斯厉声说。 “停止捐献你的记忆,克拉克。这对我们两个都毫无益处。”他把胶囊放回克拉克的掌心,握拢他的手指。察觉到克拉克的抗拒,布鲁斯的瞪视柔和下来。“把你的记忆呈现给我。展示它是什么样子,我们身在何处。我们可以一起重筑新的记忆。”

*          *          *

克拉克带他们飞抵小镇。在布鲁斯疑惑的目光下,他领头前往一望无际的牧场。他们身披绸缎般的月光,那触感轻盈、顺滑、而且极尽温柔。克拉克似乎对每一个转弯都了然于心。他们找到了一小块柔软的草地,足以给他们的背脊舒适的慰藉。他们躺在草地上,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在这广阔静谧的土地上,只有他们二人,凝视着天鹅绒般的夜幕下璀璨的繁星。

他们沉默良久。听着布鲁斯安然的心跳,克拉克叹息道。“我们从一开始就应该这么做的。”

“深有同感。” 布鲁斯回答,接着勉强地对克拉克的努力致谢。“假如我早些知道,我会帮忙的。我是说,如果你早点向我说明情况,而不是试图以一己之力承担一切的话。”

“爱情使人盲目。”克拉克微笑。他得到了一声低哼作为应答。

半晌,他们彻底陶醉于夜空的宁静美丽之中,沉浸在难能可贵的私密与自由之中。草叶轻抚他们的脊背,晚风送来温柔的哼唱,敦促着克拉克鼓起勇气。他再三拂过口袋,但每一次都犹豫不决,垂下了手臂。

最终布鲁斯长叹一声。“你知道我的答案,克拉克。”

克拉克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轻声笑着抱怨。“你甚至都不让我发问。”

布鲁斯针锋相对地扬起眉毛。“你会吗?我等了好久。”

“在接下来三小时中的某个时刻,我总会鼓起足够的勇气的。”

“你已经问过一次了。尽管恍若隔世,也仍旧是问过了。”布鲁斯的声音坚定不移,同他在婚礼录像中向全世界重申誓言时分毫不差。“而尽管时光飞逝,我的答案照旧未变。”

克拉克微笑了。他把手探进口袋,取出一枚戒指。“伸出手来。”他要求道,没有看向布鲁斯。男人懒洋洋地抬起手来。

“躺着求婚。这可真是轻松。。”布鲁斯感叹。

“我们已经有过严肃的仪式,现在轮到浪漫的方式了。”克拉克捧住布鲁斯的手,轻轻地把戒指推上他的手指。“完美契合。”

布鲁斯把手举到眼前,凝视着那枚戒指。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手指来估测重量。“你选了铂金?”

“这一次不会磨损了。”

布鲁斯转向他。“这次是永恒了,对不对?”

克拉克支起身子,轻柔地吻上布鲁斯的额头。“每一次都是永恒,布鲁斯。每一次。”

克拉克捧着布鲁斯的手,指尖抚摩着戒指。突然间画面在眼前一闪而过。

同样白金的圆环,历经岁月的磨损,环绕着某个人的手指。皱纹遍布,躯体冰冷,戒指在几乎褪成灰白的肌肤上留下刺眼的紫色淤痕。他目送那身躯从视野中消失,注视着棺椁缓缓合拢。

克拉克本能地提起他原来极力躲闪的话题。不知怎的,他想要知道。

“布鲁斯,”克拉克轻声说,目不转睛地凝望着星空。“你相信天堂吗?”

布鲁斯的回答来的迅速而坚决。“技术上讲,不。”

“果然。”克拉克忍俊不禁,“蝙蝠侠的头脑永远专注于‘技术上讲’。”

“但布鲁斯·韦恩的思路并非如此。”布鲁斯漫不经心地反驳。“假如没有死后世界,那我们为了什么而奋斗呢?”

“如果确有其事……”克拉克喃喃着,“在那几千年间……”在我还活着而你已不在的岁月里,你会做什么呢?

“享受我的退休生活。”布鲁斯毫不迟疑地回答。见克拉克默不作声,他叹息道。“我猜会是披上斗篷,吓唬其他的灵魂——我终身的事业。”

“我以为天堂里不会有需要你来打击的犯罪了。”克拉克试探道。

“我或许会下地狱的,克拉克。”布鲁斯撑起身子,神情严肃。克拉克不出所料地瞪大了眼睛。

“别那么说。”

“为什么不呢。”布鲁斯翻了个白眼。“本质上,我不是个好人。我有过许多正义之举,但临床上我是个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不过是有着聪明的头脑和对自己正义感的顽固执着罢了。”

克拉克摇了摇头。“别那么说。”

“你问了。我只是实话实说。”布鲁斯重新躺下。“但如果冥界的统治者给我选择,你猜我想成为什么?”

“冥王特勤局的指挥官?”

“……我要烧掉你所有的詹姆斯·邦德DVD。”

“那么就告诉我。”克拉克追问,忽然起了兴致。

布鲁斯沉吟片刻。“我会变成一只乌鸦。”

“乌鸦?”克拉克皱眉。“你是说一只鸟?”

“出乎意料?”布鲁斯挑起一边眉毛。

“不,谈不上。”克拉克微笑道,想起了他的罗宾们。“为什么不呢?你的整栋房子里都住满了大大小小的飞行动物。”他不等反驳就察觉到了布鲁斯的烦躁。当布鲁斯拒绝解释下去,他又催促道。“那么告诉我为什么。”

“我会成为某个人的守护者。”布鲁斯回答。他的解释苦乐参半。“一个信使,告知人们大限将至。”

“谁的守护者?”克拉克嘟哝着。“因为如果你说是迪克,我会很——”

布鲁斯用一个温柔的吻堵住了他的话。“你觉得是谁?”

克拉克咧嘴笑了。“你在故弄玄虚吗?你愿意为我变成一只无害的飞行动物?”

“再强调一遍无害,你就没命了。”

“在你变成一只乌鸦,无拘无束地漫游于冥界,护送迷失的灵魂去过情人节的时候,我求之不得。”克拉克若有所思地低语。“距离我接到你的邀请还遥遥无期,我猜?”

“等待越漫长,亲吻越甜蜜。”

“我会铭记在心的,布鲁斯。如果那个吻没有你承诺的那么好,我们可要重复一次又一次,直到我满意为止。”

布鲁斯勾起嘴角。他坐起身,又吻了克拉克一次,之后再一次,一次又一次。“可你永远不知餍足。”

克拉克抬眼望进那双澄澈的蓝眼睛,舒展了微笑。“千真万确。”



TBC

 


评论(12)

热度(48)